2014李韶暑期计划个人总结-李冰
2014-09-16

         翻开照片,听着那首后会无期,我终于在李韶计划结束的13天后开始了这篇总结。正值处暑,2014的夏天,就这样到了尾声。趁着窗外的叶子还没来得及变黄,我想不妨摘下一片做成标本,以此致念。毕竟这个夏天,有那么一点特别。
        想到当时报名李韶计划的初衷,不过是想要给单调的暑假生活添点颜色,想不到竟是这样的精彩纷呈。66名学生,8个小组,香港,天津,北京,R.C.Lee Hall,HKU,立法会,国际十字路会,廉政公署,东华三院,好单位,海豚观察,安非他命,龙圃,天光墟,科学园,黑暗中对话,怡景酒店,北辰区拆迁地,北辰区法院,意风街,南开大学,海河,资源宾馆,理教206,规划展览馆,草场地艺术区,文艺晚会,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绿色和平,英杰月光厅……那些故事在记忆里,早已变成了一阵海风,一张景色,一束灯光,一串笑声……

香港
        初到香港时,心情是兴奋中略带一点惶然的。狭窄的街道,拥挤的建筑,湿热的空气,听不懂的语言,陌生的小伙伴……直到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留恋那里清朗的山水,开始和组员开怀大笑,然后开始担心别离。在北京机场送走组员的那天,我们几个人坐下来闲聊。不知谁先提出,我们每个人来谈谈对组员的第一印象和后来的了解,时光便这样转到了Day 0 傍晚的R.C.Lee Hall.
        我所在的第三小组研究主题是“公民社会与法治”,组员来自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山大学,布林茅尔学院,清华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专业有文理社科等。大家自我介绍后,认识了热情的Etta,女王气场的Esther,一直在聊天的Lafee和Kelvin,发型特别的Nigel。后来又进来了清华男一凡和御姐气场的Jojo。听完简介会之后,我们来到一家很棒的中餐馆,聊聊即将开始的世界杯决赛。就这样,我们的program开始了。
        在香港和北京的活动主要由参观和讲座两部分组成。由于许多和我不感兴趣的政治有关,所以印象深刻的讲座并不多。不知道是因为在一系列英文讲座中终于听到了普通话,还是讲座内容精彩的缘故,钱刚教授的那场“从媒体看中国发展”是我听的最认真的一次。钱教授是资深传媒人,曾任《南方周末》常务副总编。他向我们讲述了许多新闻媒体界的故事,比如“萱萱”(中宣部)是怎样控制报纸媒体,新闻工作者又是如何钻“萱萱”的空子,中国媒体的地位从毛泽东到华国锋再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发展变化等等,风趣幽默,发人深思。还有放映研讨会“呃钱帝国”和“我还有话要说”,分别是有关08年金融危机的纪录片和杨佳袭警案的独立影片。前者紧张刺激,后者平和真挚。在每场讲座后,学生都与老师进行了交流互动。这些同学的文化文化背景,专业领域,思想观念等等都不尽相同。从中我们可以发现,香港人对大陆的民主与法治、言论自由等等方面还存在很多偏见,而且相比于大陆学生,香港学生对政治的关注和参与程度都很高。他们会经常参与游行活动,小组中两位香港同学就是之前在游行中认识的。甚至在宿舍卫生间里,都有很多关于“六四”“占领中环”等的“厕所读物”。
        比起讲座,各种参观活动就有趣多了。在国际十字路会,我们体验了一次难民的生活。每个同学拿着自己的身份信息,女生们带着头巾,就这样来到了“难民营”。一进门,我就被枪声炸弹声和士兵的恐吓声吓到了,卧倒前进。检查身份时,士兵还命令一些同学脱掉鞋子和手表。我们在士兵的恐吓中战战兢兢地走进走出帐篷,领取食物,上学,看医生,还有的同学被抓住审问。在那里,感受不到片刻的宁静与安全感。亲友失散,流离失所,就连在帐篷里也会不时传来飞机和炮弹的声音。(除了看到摄像人员的时候有点出戏。)所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自由、平等、尊重就连生命本身都不能保障,一切只能唯士兵是从。而这些只是真实的一丢丢,或者说,只是模拟的假的而已。在非洲,在中东,不知多少难民过着毫无希望的生活。而值得我们思考的是,除了理解和同情,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黑暗中的对话,顾名思义,就是体验盲人的生活。我们组一行人排成一列来到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在 一个盲人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走过公园、小桥、商店,在剧院里“看”戏,在房间里捉迷藏,在酒吧里买饮料。虽然完全黑暗,但听到小伙伴们声音便会感到非常安心,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好像只过了半小时一样。然而这可能是新鲜感的缘故,让我们度过了一段欢乐的时光。真正盲人的世界里有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和痛苦。之后我们又和一位盲人朋友交流,深深佩服于她的坚强、平和与大气。
        在好单位,那个短片告诉我们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在东华三院,围观医生演示拔罐和针灸,折服于中医的博大精深;在观赏海豚的船只上,第一次看到了野生的粉粉的可爱的海豚;在立法会和廉政公署,我们感受到了香港立法过程的公开透明和对腐败现象的零容忍;在天光墟,我们看到了在繁华的高楼附近,也有无家可归的人在过着难民一样的生活;还有那场震撼人心的戏剧《安非他命》,让人陷入对社会问题的深深地反思。
        在香港的最后一晚,我们开始准备第二天的小组中期汇报。在之前的讨论中,我们确定了调查角度为城中村改造。于是大家开始了分工研究。中期报告结束后,我们便踏上了下一个城市的旅途。来不及再一次冒雨吃旺角的小吃,来不及再一次去维多利亚港看风景,就这样和香港说了再见。还好还有组员们一路同行。
       

天津
        来到天津是第二次了。作为首都附近的直辖市,天津并没有那种大城市的喧嚣和快节奏,反而有种平和朴实的感觉。尤其是说相声一般的天津话,更是无比的亲切自然。
        分组城市考察的行程由组内自行决定。我们组在微博上联系到了一位对拆迁问题非常了解的李先生,他非常热情地带我们实地考察了北辰区拆迁地和法院。在这里表达对李先生和訾先生的由衷感谢。在实地考察中,我们看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景象,在采访交谈中,也听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李先生先是带我们来到了一个公园,这里是受拆迁问题困扰的公民们自发进行交流学习的聚集地。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公民社会的大体存在。它可能并不成熟,却可以从中找到希望。当公民对政府的政策实施不满时,公民便可以自发地形成一种力量抗衡。这种力量愈发强大起来,便可以法律为工具来改善这些问题。随着公民整体素质的提升,这样的公民社会着实令人期待。然而在与他们进行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大家的情况都很复杂且各不相同。但核心问题仍然是利益关系。之后我们来到了拆迁场地,拆迁后的地方都是残砖碎瓦,一片破败的景象。许多地方都有“强拆”的抗议标语,还有一些居民在强拆后的地方拉横幅表示抗议。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一户人家进行深度采访,于是了解了很多强拆的黑暗面。居民热情地请我们吃了饼和菜,还有西瓜和绿豆汤,是我们感受到了居民的朴实和真诚。
        之后的一天,我们早早来到了北辰区一家法院,准备旁听一起与拆迁有关的民事诉讼案件。旁听的过程中,我们对法庭审理的流程有了亲身体验和了解。我们也去拜访了南开大学的王星博士和天津大学城市规划院的李津莉教授。王星博士为我们的调查提出了一些重要的建议。李津莉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天津市的一些整体规划情况,让我们对城中村改造问题有了一个整体背景的了解。之后又带我们游览了天津市改造的两个案例——意式风情街和古文化街。
        在天津的短短5天就这样过去了。带着旅途的疲惫和憧憬,我们终于来到了最后一站——北京。

北京
        北京的活动安排相比于之前要松散一些,再加上是本土作战,自然轻松很多。北大学生的主要任务就是带组员吃饭、找教室、游校园。还记得大家游未名湖时的赞叹和兴奋,记得大家对北京空气质量的吐槽,记得一起准备presentation时的欢笑。然而这也意味着,离别就要不远了。
        那天的cultural night,每个组都表演了精彩的节目。大家的才华都派上了用场,准备的也十分认真。没有什么节目的我,和Etta一起做了晚会的helper,统计每个组需要的道具和表演的节目并负责现场的道具摆设。节目或温馨或搞笑,大家玩的都很开心。最后一天的小组汇报,每个组都展示了自己的调查研究成果,让人印象深刻。还有闭幕典礼上大家的精彩表现真是让人叹服。在告别午宴上,大家开始拍照留念。就这样,一张张欢乐的笑脸咔嚓咔嚓定格,却也挡不住时间的脚步。

        写了这么多流水账般的回忆,和真实的经历相比,真是苍白无力。个中精彩,只停留在那一个个瞬间,带不过来了。因为早知道注定要离别,所以在每个值得记住的时刻都用力地去体会去感受。不久之后,大家便会忙于各自的生活,生活轨迹也会渐行渐远。然而总有一份共同的回忆不会消失。当再接触到强拆问题,再一次走过那些地方,再一次翻开那些照片,一定会有些温暖和怀念划过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