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李韶暑期计划个人总结-彭思涵
2014-09-16

        从北京到香港,从香港到南京,从南京到北京,走过博雅塔、薄扶林道和中山陵。从7月走入8月,28天,9人行,我们来自世界各地,跨越阻拦走到一起。这是一段难忘且值得铭记一生的旅程,勾连起了每一颗因年轻而包含热诚的心。
        在每一个生于九零年代的年轻人心中,香港都是一个充满文化意义或者说是镶嵌满各式文化符号的海港之城。香港以其独特的文化环境、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深深地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我们熟知“一国两制”的概念,我们熟知四大天王的名号,我们熟知陈奕迅、梅艳芳的歌曲。但坦言之,在过去的19年里,限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对香港及其文化的认知始终是肤浅而流于形式的。我一直认同一句话,即:要想了解一座城市、要了解一种文化,我们需要走近它、走进它。换言之,隔岸观火式的考察是肤浅而难以给予人收获的。感谢2014年香港大学李韶暑期计划,它使我获得了一个走入香港生活、深切体会香港文化的机会。
       我想,对于每一个申请参与李韶暑期计划的申请者而言,我们或许都曾经问过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期待从28天的李韶暑期计划里学到什么?我们为什么愿意成为李韶计划的一份子?我们为什么愿意将宝贵的28天奉献给一个这样的项目?简言之,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我们为何于此相会?
       “李韶暑期计划”于1998年由香港慈善家李韶博士伉俪成立。从1998年建立以来,李韶计划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800名的年轻学子。引述香港大学校长Peter Mathieson给予该计划的赠言可知,该计划的目的是“激发个人的潜能,鼓励参与者成为有独立思考能力和社会责任感的个体”。这样的目标看起来是如此的宏大而激动人心,但它同时却又让人感到十分迷惑,归结于个体的命运之中,我到底应该获得什么才能称得上算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和社会责任感的个体?虽然直到计划结束后的今天,我也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魄力给予这一问题一个完美的答案,但我至少能够宣称:我对其内涵和价值有了更好的认识;在成为一个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和社会责任感的公民的道路上,我又走了一步。
       在整个参与计划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群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小伙伴。他们有的来自香港,有的来自美国,有的来自加拿大,有的来自新加坡,有的和我一样来自内地。以此来看,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和碰撞必然成为无法避免的话题,而现实中的体验亦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五十年不变以后:建立创新、诚信和关爱的社会”的计划主题,和“道德伦理”、“公民社会与法治”、“环保、科技及可持续发展”、“社会流动及贫富差距”这四个分主题也让我们不得开始不从不同的知识层面和思考维度来探寻文化思维中深藏着的文化差异与差别。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探讨如何推进文化交流和处理文化摩擦更具有深刻的意涵。而这理应是一个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公民所应具备的基本素养。在参观廉政公署的过程中,我们探讨了我们对民主监督的不同看法;在鼓楼西剧场,我们交换了对实验性、创新性的不同观念和思考;在单向空间,我们接受了对方对文化、新闻与政治关系的不同看法。简言之,交流加深了我们对个体所处的文化环境的认知。对来自香港的同学而言,这样的道理同样适用。在交流中,我们真切地体会到:双方对彼此的认知都是片面而深受主观观念影响的。一叶障目并非戏言而是实在发生的事情,只有通过交流个体之间才能够更好地做到相互理解。
       在快速发展的社会里,每个人依然不会成为一座孤岛。28天的经历让我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我们的时代需要英雄与领袖,但也需要奋斗的团队与团体。而交流则是合作的基础。李韶暑期计划教会了我如何更好地与他们协作,如何理解他人的不足,如何发现自己的缺憾。这是值得一生珍藏的财富。
       除去交流之外,理性地、独立地思索问题亦是我从李韶计划中学到的另一种观念。我们小组以“公民社会与法治”为主题,意图通过比较研究,探讨内地与香港的非政府组织(或内地所指的民间组织)发展的基本状况。从香港到北京,我们小组参观了香港东华三院、香港海豚观光与保护组织、香港好单位、南京天下公、南京恩派、南京绿石、南京大学法律援助项目、北京绿色和平,北京草场地艺术区、北京单向空间、北京皮村打工文化博物馆等民间组织。长时间的观赏、游览和访谈经历给予我一个区真切探讨非政府组织基本生存状况的机会。我们学会了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之中寻找到它们的联系(相同点和不同点),学会了如何提炼出核心的观点、筛去琐碎的闲言,学会了如何以科学的态度和真实的论据论证结论。
       于此之外,我还收获了一份沉甸甸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非政府组织是公民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处在政府与公民间的缓冲地带。应当肯定的是,研究非政府组织是研究公民社会的一扇窗,通过它我们能深入地了解公民社会的基本状况和公民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的所思所想。我们采访了南京天下公的创始人于方强先生,南京绿石的创办者李春华女士和南京恩派的李璇老师,他们对于非政府组织精神和公益观念的阐释都给予人耳目一新之感。在访问南京天下公的过程中,于方强先生提到:“公民社会不是要求每一个平凡人做英雄,而是要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每个参与者要保持乐观的心态。很多维权个人做(公益事业)到最后变成了一种与他人不到你死我活一定不罢休的情况,但这是不正确的。中国社会不能依靠个人来改变,而是应当感化更多的人自主地加入。很多中国人究其一生也没有改变中国的社会状况,但公民社会组织确实产生了积极作用。公益人士应当将这样的成效告知中国普通民众。”这一席肺腑之言格外动人。大爱清尘的发起者之一——王克勤老师在面向师生的讲座里也提到了小鱼的故事,即:退潮后,海边的沙滩的小水洼里留下了很多来不及游回海中的小鱼。在烈日下,等待它们的似乎只有死亡这一种命运。有一个男孩子来到海边,他一条一条地捡起沙滩上的水洼里的小鱼,把它们一只只地重新放进大海。有成年人就对孩子说:“沙滩上有那么多条的小鱼,你一个人捡得过来吗?一条小鱼而已,有谁会在乎呢?”孩子一边不停地往海里扔鱼,一边说:“你看!这一条在乎,这一条也在乎!”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不仅是公益人的精神,在我看来,这也是所有当代中国青年应当具备的精神和品质。我们是平凡人,在当下我们没有能力拯救一池的生灵,但我们至少可以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实现这一目标,路漫漫而心常在。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的人,这个时代也需要这样的青年一代,你我自然责无旁贷。
       文末,在探讨个体的感受和收获之后,我想对我所有的组员表示真诚的感谢,感谢你们给予我的无私的帮助,感谢你们对我的宽容和谅解,感谢长存于你我间的始终如一的友谊。我难忘在南京、香港和北京的每一个围聚一团讨论直至破晓的夜晚与清晨,难忘你我凌晨时分穿行于南京街巷之间的身影,难忘每一张绽放笑脸抑或被泪水沾湿的面容,难忘离别前你们被泪水浸湿的眼眶。就个人的感受而言,李韶计划最深刻的意义应当在于教会我们如何在团队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教会我们在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之前如何成为一个对他人有益的、诚实的、包容的个体。谢谢你们,温暖了这你我共处的28天!最后,一如既往地,我要感谢元培学院,感谢香港大学,感谢李韶博士伉俪给予我此次机会!我衷心地希望学弟学妹们(或者说是我的同龄人)能有机会参与到这一计划中来,体验不同的文化,寻找到内心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