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李韶暑期计划个人总结-管宏宇
2014-09-16

        一个月前的自己,或许不会认为李韶计划能给我带来什么,无非就是在三座城市中修养身心,结交好友。一个月后的自己,面对自己记录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我想,我所得到的、收获的,不仅是真挚的友谊而已,还有一场场讲座、一次次参访积淀下来的对香港、大陆的重新认识,对农民工这个群体的重新、深刻的了解。在给每个组员的明信片上,我都写道:难说再见,但最终,我们还是得面对分别。


香港——启程


        初到香港,呼吸着潮湿的空气 、面对着陌生的人和地,我第一次踏进香港的街边小吃,品尝了一次正宗的鱼蛋面;第一次走进港大的讲堂,聆听周伟立博士对我们研究提出的期许与展望;也第一次走进港大的礼堂,穿着一种名叫green gown的袍子,像一名真正的港大学生一样参与高桌晚宴。些许紧张,是因为接触着从未接触过的人,事;些许兴奋,因为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我都将与这65个人共同生活。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来香港、港大,但并不作为一个游客看待香港,我觉得香港给了我更多。
       立法会的参访与讲座,让我真正知道,司法的独立是廉洁政府的必要保证。很巧的是,当天我们还看到了来自各党派议员在为民生福祉各抒己见,隔着那一层厚厚的玻璃,却也能直接感受到他们为人民争取利益的热心。国际十字路会日营,30分钟的时间里,我们亲身感受难民在难民营里的生活,简陋的帐篷,8个人分享2片面包,夜晚战士的侵扰与内心的不安、紧张,深深刺痛我的内心,其实他们要的也不多,仅仅是和平、安稳而已。我们不能只在呼喊要为他们做些什么,而是应该真正行动起来,为世界的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钱钢先生的讲座以及应亮先生的影片放映,则让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了在政府的管理下而投奔香港的大陆人,钱刚先生深入浅出了用一个个事例帮我们比较香港与内地的传媒系统,而应亮先生则通过《我还有话要说》讲述了一个母亲为儿子上访的经过。天光墟的4:00市场让我拨开香港繁华的一面,走向了最底层人民,他们露宿街头,身着不知道经手多少次的衣服,吃着过期的、捡来的食物,在姹紫嫣红的灯火的夹缝中艰难生存。
       香港是发达的,ICAC代表的廉政制度、立法会维护的权利制衡、东华三院代表的社会慷慨资助、关于香港经济制度的讲座,都让我感到香港在法制、福利、经济是超前的;香港也是在发展的,香港科学园的不断建设,天光墟4:00市场的亲身体验,都让我深深感到香港在不断努力做到更好。

南京——航行


       结束了香港12天的行程,我们小组飞赴南京,开始走进社会,进行社会调研。
       拜访了南京大学劳动法律援助项目,看到了一个个案例,聆听了负责人的介绍,从侧面角度开始了解农民工权益;而下午走向安德门农民工劳务市场,我则开始第一次正面面对那些外来务工者,并与他们交流,了解他们的现状。说实话,在去安德门之前,我是十分紧张的,一怕当地的管理部门不让我们与农民工接触,二怕农民工们不会与我们交流沟通,但当我们被一群群外来务工人员簇拥,聆听他们的经历后,我们真正开始了解他们的工作环境以及他们遭受的不公待遇。后来,通过走访当地另一家关于农民工的NGO——南京协作者后,我们更多的了解到尽管经济不断发展,但农民工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却没有得到改善,他们依旧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通过自己的努力从而改善生活的例子少之又少。此外,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也是一个棘手的大问题,但南京协作者在这方面所作出的巨大努力都使我们看到了希望。之后,我们走访了江宁区的街道及位于昆山的中华园街道,文体、计生、工会、公安、社会保障方面的工作人员回答了我们的问题,帮助我们从政府行政部门的角度了解了南京外来务工人员的生活和工作状况。尽管我们试图走近南京市总工会、南京市劳动局、玄武区劳动与社会保障局,我们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得到试图得到的有效信息。但多种角度的走访也使我们对南京的外来务工人员的工作与生活状况有了全面的了解。
       南京夫子庙、玄武湖公园、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总统府的美景、事实教育也让我们在调研之余也收获颇多。


北京——到岸


       结束了香港、南京段的行程,我们最后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北大,开始最后一个阶段的行程。
       北京市规划展览馆的考察让我们全面了解了北京的演变过程,感受北京作为中国首都蓬勃发展的活力。孙飞宇博士带来的道德与社会的讲座从更深刻的角度带我们从社会角度看待道德,带我们走进社会学的世界。北大校友许知远创办的单向街空间,是一个自由、安逸的空间,你可以随时在书海畅游的同时与有深刻思想的同仁志士一同交谈,同时,许先生的健谈与思维敏捷独到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作为与我们研究主题相关的参访机构,我们事前都对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抱有极高期望,而其对中国农民工的发展的全面介绍、新民工剧院的建立及发展、皮村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参访绝对没让我们失望,我们对中国的农民工有了宏观角度的了解。在北京的高桌晚宴上,金培达先生分享道,自己是学工程学的,在大学前对音乐一点基础也没有,但凭着对音乐的执着热爱支持他成为著名的音乐人,要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有再多困难也不要怕,你总会成功。
       28天的行程,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我们总感慨时间来取匆匆,一转眼就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刻。还清楚的记得刚见面时彼此的羞涩,也不会忘记最后一夜大家在KTV欢笑歌唱的场面。难说再见,难说再见,只希望下次见面时我们都成为了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