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李韶暑期计划个人总结-詹若涵
2014-09-16

        一个月的Lee Shui Summer Programme结束了。很幸运,结识了那么一群优秀的学生,走过了那么一片神奇的土地,让自己不再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沾沾自喜。一个月,对我的一生,到底有多大的改变,现在的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一个月的intelligence intensive,带给的精神上的一次renew,恐怕是过了若干年仍也记忆犹新。

PART ONE:香港香港

       第一次一个人坐飞机踏上香港这片土地,首先进入耳朵的粤语和满目可见的英文与繁体字让我不禁开始好奇自己究竟会以怎样一种方式度过这十天。

【学习篇】

       密集的从早到晚的英文讲座轰炸与机构参访,让我这颗原本就不太灵光的大脑迫使着高强度运转。每一个讲座都十分喜欢,虽然有时会有语言障碍只能靠ppt与演讲者的姿势分析他(她)所讲,虽然有时太过专业而无法理解演讲者渴望传递的知识,虽然有时确实太累而不停地强打精神,可我仍旧很欣赏每一个演讲者,仍旧以当时自己最好的状态尽可能地去与他们进行精神交流。而即使除去讲座,他们本身的个人魅力,也足以让人着迷——那种对学术的专心,对思考的迷尚,甚至于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度、自信、洒脱,都让人无法不聚焦于他们身上。他们当中,有学术达人,有商界名流,有政治领袖,可每一个人看起来都丝毫没有自视许高的傲慢(虽然他们可能比绝大多数人都有资本这样)。听他们的演讲,学到的不仅是知识上的,更是人格上的,那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就那么优秀地展现在我面前,让自己颓废时想想,就会又一次有动力地让自己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
       参访了廉政公署、立法会、good lab、东华三院等一些机构,感叹于香港人一丝不苟、公开透明的办事方式。逐渐地意识到香港是一个比内地更法治的社会。
       Last, but not least, maybe the most important,我逐渐亲身体会到了香港社会与中国大陆社会的不同以及香港年轻的一代对于中国大陆的看法。或许很多内地人会批评香港人的激愤,批评他们对于内地人的偏见,批评他们一些传媒的误导性言论,可是真的不得不说,香港是一个比内地有更多选择的地方,是一个信息更多的地方。也许我们担心这会一定程度上对于香港的下一代造成或多或少地暗示,从而会使下一代戴上有色眼镜看待中国大陆。事实也似乎如此,这一代的香港人对于中国的纽带已远远没有他们的上一辈那么紧密。但是,或许我们更应该培养一个小孩怎么形成独立的思考能力,怎么依据事实给出自己的判断,不盲目随从大众的思想,而不是尽可能地阻挡一切负面信息。两地的人们都带着有色眼镜看着对方,误解就从其间产生,并且越来越大。而这一次我接触到的香港学生,人都十分nice,也很gentle,相信他们对于内地学生的印象也会不再那么stereotype, 交流,我们需要交流。

【生活篇】

       香港是一个快节奏的社会,从他们的扶梯的速度就可以略知一二。这是一个不夜城,JPMorgan这样的大公司似乎没有熄灯的时候。你永远不会在晚上看不清五米内的一个人的模样。他们的生活时间似乎比我们晚了两小时,凌晨2点根本不叫熬夜,港大学生还有凌晨三点吃早茶的习惯。他们也似乎从来不认可朝九晚五一说,晚上正是工作的大好时光,我们这个项目还有许多讲座是在晚上。
       至于吃这一方面,香港的肉比菜贵,快餐是最普遍的选择。他们有早茶、早餐、中餐、下午茶、晚餐、夜宵,可你会惊奇地发现香港没有多少人体重超标。各种港式的小吃不可错过,街上的甜品店一定要找一家进去坐坐,之前提到的三点钟早茶我也疯狂地起来尝过,肉很多,甜点很赞。

PART TWO:青岛青岛

       我们小组的主题是waste management,来到青岛一个这么美丽的城市,白天的时间却都在研究垃圾。可现在看来,我不后悔。

【调研篇】

       参观了许多机构,采访了许多人,走了许多路。我们淋过大雨,也晒过大太阳,冷过,也烧过。有时候被冷漠拒绝,有时候被热情接待。不论怎样,我们都在继续。
       我是我们小组的联系人,负责制定行程与联络机构。第一次社会实践,第一次负责八个人的行程,第一次拨通那么多组织的电话发送那么多的email。有许多不足,走了很多弯路。可我依旧十分感激,感激那个事先考虑周全的自己,也感激那个事后懊悔不已的自己,那都是成长中的自己。
       感谢我们小组,一起那么努力,那么拼命,逐渐教的我处理事情时不慌张,调研过程中变得problem-oriented,变得organized.即使听着可能一句也听不懂的青岛话,也能连蒙带猜地get到基本意思。
       在调研过程中,感触最深的,想必还是去小涧西的那一次。我没有想到官方与民间对于垃圾厂污染这部分的分歧会如此之大。官方表示垃圾厂的一切都是按规范进行,有些甚至达到欧美标准;而民间抱怨之大,让我们始料未及,如果打开窗户睡觉就会被熏醒,那么空气质量又如何让人放心?如果河中的鱼已死,水质安全又何人敢保证?如果土壤种的菜都不敢吃,居民又如何维持生存?而当小涧西的村民向我们诉说之时,不,他们那时的语气应该成了控诉,他们那种期盼的眼神,那种希望我能把他们的心声带出去的模样,真的让我惭愧而侧目。然而,在这是是非非的纠纷当中,纷杂混淆,我不清楚孰黑孰白,或许,更多的就是灰色地带。官民纠纷中,民意不一定是正义,百姓是官民纠纷中的相对弱势群体,自然而然地会赢得舆论同情,舆论在没有查明真相的一边倒情况可能是对官方的不公。的确,从来也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肯定回答,但是,如此之大的矛盾产生,必有其深层原因。政府在发展中,没有做好与百姓的沟通,那一定程度上,也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至少,在社会这一方面。

【旅游篇】

       去了五四广场,走进了浴场,也借着我们调研的名义,走进了青岛内陆的大街小巷。感触颇深的是这个城市的两面性,市南的以及靠海的那一带,光鲜,整洁,规划布局佳,一个现代化的海滨城市,灯火辉明,散发着人类高级文明的气息。而青岛内陆的小巷子里,是一个世俗城市的真实模样,垃圾桶上永远堆着装不下的垃圾,每条小道上总是不乏垃圾的身影,碰到狭窄处,还能见到大花被子晒在外面;在交叉路口处,也能碰到提着小篮子的老头老太太们。可是,不是觉得这个城市虚荣,我反而爱上了它的真实。青岛的大海是天生的,赋予了它文明、优雅,青岛的小巷也是天生的,赋予了它人情味,让它接地气。这才是青岛,这也才是中国。不是说我对之带有消极色彩,而是因为,正是这种种缺陷、种种不完美,才如斯真实,如斯让人不舍,当个凡夫俗子有何不好,我自在这红尘逍遥。
       青岛的人们,说着一口我爱听的北方腔,这个悠闲而舒适的城市,傍晚总有人在海边散步。吹着撩起发梢的海风,吃着烤着喷香的鱿鱼,踩着细软的棉沙,听着波浪一卷一卷。他们,也如他们所爱的面食般,厚道,爽朗,直快。真怀疑我上辈子是个北方人。

PART THREE:北京北京

       看到一部记录片里的一句话,“北京才不欢迎你,首都欢迎你”。于我而言,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北京与首都这两个概念早已混淆不清。除了它的环境,我是爱北京的。它多元,包容,任何地方都能在这里找到特产小吃,换言之,任何人到了这里,经过一番努力,总而尝到家乡的味道。

【学习篇】

       听了一些讲座,北大教授的有,社会名人的也有。听着北大的教授在将讲台上侃侃而谈,很开心自己是一个北大人。不是说我有多么赞同他们的观点,只是你可以充分感受到他们个性的张扬。每一个人,都因思考而个性,因个性而魅力。北大,就是一个允许不同人存在的地方,每一种生活态度不需要在其中找到合理性,存在,是那么自然。
       在北京去的一些地方,都是我之前没有听说过的,草场地,单向街,一个个独立艺术家,人格魅力让人倾倒。见识到他们的存在,倒不是鼓励了我向他们一样去生活,只是让我逐渐认识到,“每一种生活都有其合理性,没必要互相理解”。

【疯狂篇】

       在这期间,第一次去三里屯嗨到了凌晨四点,第一次真正进了酒吧。或许,在许许多多大陆学生的眼中,这是一种对自身的放纵。可是青春,或许是唯一能够放纵的年华了吧。正如香港和美国的同学说的一样,如果我这一次不去,大学四年再去的机会几乎为零,而即使这一次去了,以后三年再去的可能性也是接近零。也十分感谢他们,在那期间,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像照顾一个妹妹一样照顾着我。偶尔一次的疯狂,也是一种绚丽。

PART FOUR:朋友啊朋友

       拥有一群那么优秀,那么关心我的朋友,一直心存感激。感谢在这美丽的日子里,有他们,陪着我一起激情燃烧。我们work hard, play hard.有过为了research而brainstorm脸红脖子粗的争执,也有pre成功时的共同欣喜;有着一起K歌喝啤酒的释放,也有一起谈天聊人生聊理想的交心。我的幼稚,我的偏执,感谢有他们,一直包容;我的成长,我的绽放,感谢有他们,为我鼓掌。不仅是group six,更是整个programme。一路走来,有你相伴,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