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学院政经哲方向导师交流会成功举办
2016-04-28

  11月23日下午1:00,元培学院政治、经济与哲学(以下简称“PPE”)方向的导师交流会在理科五号楼267举办。学院导师苏彦捷老师、卢晓东老师、 李四龙老师、李力行老师及政府管理学院张健老师和本院导师办吴跃老师出席,元培12级学生近20人参加了此次交流会。交流会以师生问答的形式为主,参会老 师都热情、耐心地回答了同学们的各种问题,现场气氛轻松融洽。
   关于学生们关注的政、经、哲三个不同专业融合的问题,老师们指出,PPE非三个独立的专业,而是三个不同的学科。单独进入任一学科,如果要深究,水都很 深。PPE学习的关键在于构建知识结构与不断突破旧有的知识架构(老师们举了传统经学教育是多个学科将结合的例子)。政经哲是在原有分科下的新整合,是更 努力打破壁垒构建的新跨学科平台,若整合的好,并不存在这个顾虑,如果将来能够设立一个专门的教学委员会,对学生进行的针对性推动会更好。老师们认为,从 三个学科出发针对同一事件虽然可能会感到相互间有冲突,甚至是对立的结论,这并无妨碍,因为PPE本身需要多维度的思考,至于取舍则基于个人。其实我们不 一定非得要得到什么结论,因为这个专业本身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让我们更丰富、复杂、有层次感。如果三个学科对同一件事解释不同,再加一个不同的观 点,反其道而行之——这正是这个专业的魅力所在。
   随之,老师们解释了寻找政治与经济的交汇点和政治经济学本身的区别——政治经济学过于狭隘,主要集中在马克思主义,甚至有些观点与政治或者经济毫无相关。 老师们认为,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寻找交汇点难度更高,也更深奥。有时候单一视角会误事,因此多重视角相当重要。老师们还推荐了一部央视近期放映的《货币》的 系列片,认为值得观看了解。
   当然,同学们也相当关注出路的问题。对此,老师们表示,过去两届毕业生出路都非常好,业界反应超过想象,保研率也不错,因此同学们不必担心。至于具体操作 方面,拿经济学的学位能否保研到政管学院,主要关注的是兴趣选择,因为目前没有单独学位授予,发展方向也不是很明朗,跨专业保研是完全可能的。老师们进一 步解释说,最后以政经哲中的哲学方向毕业和双学位中的哲学在证书上是没有区别的,而且知识结构本身反而胜于双学位中的哲学学位。舍弃一些政治、经济或哲学 的专业课,并不意味着知识体系的缺失,因为有舍就有得,PPE毕业生的知识结构会比单一专业的人更加丰富。当然,这也是制度上不允许辅修和双学位的原 因;PPE的课业负担本来就很重,再修一门专科很容易使得同学们精力不足,反倒一无所获;同学们有兴趣的话可以旁听其他专业的课,不建议学第二个专业或外 语辅修。张老师甚至认为,辅修和双学位制度其实本身就太合适。然而,同学们可以考虑中间休学一两年去追求其他爱好再回来念书。PPE这个专业设置学分偏 高,不能给予大家具体的知识和技术,但是希望能够培养通才,培养人本身,培养多读书多思考的人。老师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选择这个专业。
   老师们随后又提到了PPE的阅读问题。老师们认为,PPE的外文原著虽然很多,但阅读困难并不会很大——读英文原著甚至比读《管子》还简单,有些专业书的 英文原著其实很浅显。张老师也提供了对其《政治学概论》一门课的读书报告的建议:最好从头至尾看一遍,至于重温的遍数看个人。大一写读书报告的目的在于练 笔,不会对大家学术上要求太高。
   PPE这个专业源自西方,但是用PPE的视角看待亚洲的事物也未必不合适,因为今天亚洲也是“被西方化的亚洲”,在全球化的现今,已经没有什么决然的中西 分野。把中西融合起来看,能够发现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况且,在PPE的教学当中不同学科同样会涉及很多中国视角,因此也存在着中国的元素。人生观的培养 在于我们这辈子想干什么,把心定下来后就必须一心一意的去做。老师们认为,精神修行是心理的,获得很高的绩点不如得到自己想要东西。活在当下,尽己所能, 不必等量齐观。
   最后,老师们对本科生科研做了简单的介绍:同学们大概二年级就开始本科生科研,但现在就需要先有一个粗略的想法,然后寻找相关的老师来辅导。本科生科研有 挑战杯和校长基金两种,挑战杯时间短促,校长基金一般两到三年,可以由挑战杯延续到校长基金。一般本科生科研由开题报告,中期报告和提交成果三部分组成, 重在享受过程,不是追求目标。
   下午3:00,交流会结束,导师们表达了对同学们真挚的祝福,同学们也向老师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虽然仅有短短两个小时的交谈,但大家在此次交流中获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