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友风采]牛乾坤:我在元培的成长
2016-04-29

院友基本情况简介:

       牛乾坤,男,新疆生源,元培学院2011级本科生,数学方向,20157月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金融硕士学位。

  我在元培的成长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其实还没有毕业,经历和学识都尚浅,至多只能给新生留下些建议,或者连建议也谈不上,只是自己的一些过往,聊作参考,亦可作为一种选择,也可当作反面教材:大学里有那么一段时光,我特别地不务正业。可能认识的人都会把我当作电影专业的学生,因为我作为编剧和导演拍过一些微电影,比如最早和炜奇、思思,冯月,泽奇,殷明等大家伙一起拍的《下一站》,还有之前新生光盘里的《等你百年》,以及和江嘉骏学长一起拍的《我设计·遇见你》。但其实我的专业是数学,感兴趣的研究方向是随机分析和金融建模,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Quant。电影和数学的反差会让我显得不太一样。但事实上,元培的孩子大多也会适应这种不太一样的感觉,因为我们的确不太一样。我们很少是主流,是散布在各个院系里的少数分子;我们从不随大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选自己想选的课,坚持自己的想法,即使这些选择需要我们付出一些常人所不熟悉的代价。

       元培的确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你在元培很难感受到那种很强的竞争氛围。大家专业都不一样,交集大多不是学术,而是课余的一起玩耍、熄灯后的三国杀和周末的dota。和不同专业的同学住在一起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你能看到不一样的生活,有时候也能交流不一样的观点。所以我总觉得元培的学生性格都特别好,容易相处,也必须容易相处,因为元培的学生要学会融入其他学院业已形成的圈子,成为其中的少数分子势必要付出更多努力;因为缺少资源和信息,我们更要学会如何去主动获取信息和资源;因为身边都是专业和兴趣不同的人住在一起,更要学会如何去沟通交流。

       然而,就我自己的观察和体会,最大的困难其实并不是上面所说的那些。

       而是选择,入学后立刻面临的选择。

       做出选择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我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从小城市一下子出来,非常茫然,要面对很多问题。我把这种茫然归结于一种不安全感,毕竟一下子来到一个新环境,担心自己走错一步。害怕选错专业,害怕没选到给分厚道的课,甚至害怕进错学生会的部门,给自己带来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影响。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从没谈过恋爱的男孩子,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时候,特别地局促紧张,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我的大学过得乱七八糟,混过几天球队,修了个不上不下的双学位,做过学生会的部长,加入过许许多多的社团,浪费了许多时间,做了很多无用功,几乎每走一步都错得很离谱。明明贪玩,却自己选了比较辛苦的数学;明明没钱、没时间,却没日没夜地忙着拍电影——烧钱又浪费时间;明明该好好刷绩点,却各种翘课,拉着朋友一起创办了一个社团,却发现没绩点、没科研、没实习甚至连英语考试都没有。我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于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个时候日子过得无比昏暗。

       但其实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糟。

       到了大三,差不多就要放弃出国或者保研了,甚至准备工作。然而一次和之前一起拍电影的师兄聊天的时候,他建议我去试着联系导师(也就是现在带我做科研的老师)。于是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写了封巨长的邮件给这位老师,老师回了我很短的一行加一本书——看完这本书以后再联系他。在之后就是努力与回报的过程,老师渐渐也开始喜欢我,在把我推荐给别人的时候,打趣地说:“我的这个学生以前是一个电影导演,他是一个特殊情况,需要仔细考虑。”这次科研经历帮我打下了进入这个行业的理论基础。后来,在恩石师兄的推荐下,我拿到了一份对口的实习,而我当年做过恩石师兄的摄影助理,他非常了解我,知道我是个很拼的人,所以愉快地答应帮我,而事实上我的表现的确也不错。实习结束前,我在公司的大会上作了一次报告,也给纽约的老板留下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印象:这个在中国做量化的数学专业的学生还是一个电影导演。

       《下一站》的剧组每过一阵儿都会聚一次,最近一次是上个月中旬。聊天的时候,大家提起自己出去找实习、面试,面试官看到简历上关于拍电影的那一项,常常都会很好奇地多问一句。这个时候大家就会聊起来,而《下一站》的拍摄过程真的很有料可讲: 一群毫无经验的来自各个专业的大一新生,用自己做家教挣来的5000块钱,捣鼓出了一部47分钟的微电影,被100多万人看过,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后来还发展成为了学校内最大的电影类社团,1年的时间发展到将近1000人,继而又拍了10多部作品,得到了30多万元的投资。这应该会给别人留下挺深刻的印象。

       我们都觉得自己很幸运。

       对我来讲,人生还很长。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会到哪里去。我以前做过很多事,看似都没有意义,但是如今又好像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但当时的我又不可能提前预知到这些,还会有人泼冷水,说我不务正业,瞎折腾,即使是一连几天睡两三个小时,即使是每天饥一顿饱一顿,甚至直接晕倒在拍摄现场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跟我一起做过事的人都说我很执着,坚持的事情不会放弃。不是因为我相信这些努力未来能给我带回什么,而仅仅是因为热爱。因为热爱去做的事,本身就值得付出,何况未来还不知道会对你带来怎样的影响,怎么着都是赚到了。

       我很想引用乔布斯在那次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演讲上的一句话:None of this had even a hope of any practical application in my life. But ten years laterwhen we were designing the first Macintosh computerit all came back to me.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我第一次见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受。现在再想起这些话,多少有一些感受。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希望能通过付出和努力,得到他那般“幸运”的万分之一。

       所以,虽然在元培,大家会面临很多选择,会经历迷茫,但其实不用感到害怕,选择了以后就不要再纠结。倘若不是身上背负了不可推脱的家国使命,何不索性放手去做自己所热爱的。

       我们非常幸运,能够来到元培。不管我们之前是什么样,来自哪里,选择去哪里。来到元培,我们就是被上天眷顾的孩子,因为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做出选择的机会。这里的人会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即使梦想是昂贵的,需要付出许多代价也是值得的。

       如今的元培,在鄂院长的带领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4个月前,鄂院长在元培文化节上的讲话真的让人振奋,我们都很遗憾,错过了变革的时代。大家可以在元培主页上找到那次讲话稿,可以去看一看,相信会有非常大的收获。

       所以,我希望也相信元培会越来越好,而且我也很羡慕元培的后来者们。你们将会见证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

       最后,借用一甲姐的一句很适用元培的孩子们的话:“祝大家在接下来的4年里,心中有路,眼中有光,闯闯荡荡,不要彷徨,坚持方向,定有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