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韶计划感想——邱玮
2016-09-28

     当我一个人站在北大资源宾馆的lobby时,耳边仿佛还回荡着组员们喊我的名字,喊team leader的声音,然而环顾四周,空空如也。四周的时间很长,长到让我们对成功有了新的理解,长到在三个风格迥异的城市调研、学习,长到八个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同学成为一生挚友。而四周时间又太短,短到和组员一次次拥抱惜别、约定下次相聚时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初次见面时那一张张略带紧张的脸。

 

李韶计划的四周行程中,每天的时间安排都很紧,听各种讲座,做各种参访,准备一个又一个pre。四周下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和周围优秀的同学和讲师学习。并且在香港和新加坡的参访中,也从这两个城市的规划中学到了很多。下面我就举其中的三个例子来说说李韶计划到底教会了我什么。

一、 香港与新加坡的房屋问题

   在香港的两周活动和新加坡的一周活动中,给我感触最深的是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问题。722日,我所在的小组到香港的南山村与长沙湾对香港的新旧公共房屋进行考察。通过对香港新旧公共房屋的对比,我们看到了香港政府正在逐步改造公共房屋,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环境。在课余时间,我们小组还去了一些私人房屋进行调查,发现香港的房屋问题相较于北京更加大。我们组在中期报告中的准备过程中还查阅了香港笼屋(平均每人0.5平方英尺)的资料,感受到了繁华城市下的裂纹,感受到了前所未见的贫富差距。

   而在新加坡房屋情况与香港相比有很大的不同。新加坡大部分人都住在公共房屋,而这些公共房屋的条件非常好,有些甚至可以与香港的私人房屋相比较,而且几乎看不到破旧的老房子。新加坡的住房补助与政策也比内地和香港要好上很多,香港和内地的同学们感触很多,看到了令人羡慕的生活,也与家乡的房屋进行了对比,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

二、 贫穷问题

       720日,同学们前往国际十字路会进行活动。在那里,我们体会了半天依靠卖纸袋为生的极度贫穷的生活。我们为了让“家族”有钱吃饭、住房,都用尽全力去做纸袋换钱。当膝盖跪在地上时,当摘下手腕上心爱的手表时,当脱下脚上的鞋子换钱时,当“卖”出自己的一个肾时,我们体会到了贫民所受的屈辱与深深的无奈。曾经以为的贫穷是懒惰导致的想法在那一天彻底被颠覆,穷人想要靠自身的力量推开贫穷这扇紧闭的大门几乎是不可能的。与香港的笼屋结合,我们感到贫穷带来的是深深的无力感。如果一个人每天的工作就是为了第二天的食物,一切梦想都是天方夜谭。

而在新加坡,我与新加坡的同学了解了新加坡的穷人情况,发现新加坡机会很难找到真正的穷人,只有相对的贫穷,而政府会保障这些相对贫穷的人的住房和饮食,使他们有很好的生活保障。这让我们再次体会到了差距,并且对于贫穷和针对贫穷的政策也有了更多的思考。

三、残疾人问题

716日在香港,我们参加了黑暗中对话体验馆的活动。每个人都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体验了视障人士的生活。而728日在新加坡,我们参观了新协立综合设施,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原来残疾人也有很多可以从事的工作,也可以走出他们的圈子,进入正常人的生活圈。这两次活动让我们对于残疾人有了更深的感受,我们体会到了残疾人的生活不便,也感受到了很多乐观面对生活的残疾人的坚强。更重要的,我们学习了另一种更好的帮助残疾人的方法,即授人以渔。为残疾人打造一个完美的属于他们的生活场所不如将他们带出来,让他们融入我们的生活,让他们在社会中有得以立足的工作。这两个活动让我们对于残疾人帮扶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李韶计划整个行程几乎没有游玩的安排,但是每个小组都有香港和新加坡的local,所以每个小组也都有很丰富的课余安排。我们在香港逛夜景,吃夜市,看大海,去购物,在新加坡去night safari,看鱼尾狮,吃榴莲,喝肉骨茶,在北京看故宫,去人民大会堂,喝豆汁儿,吃老北京小吃。虽然相比于旅游,我们没有体验到很多著名的景点,而且大多数的游玩时间是在晚上,但是有来自香港和新加坡的朋友们相伴,就算只是走在校园中,也多了很多乐趣。在玩的过程中,我们有时进行一些学术讨论,有时聊聊八卦趣事,有时只是毫无话题的闲扯,组员之间的关系在一次次半夜打不着车,在空无一人的街头闲逛中越拉越近,仿佛是认识多年的挚友。东道主们都尽力安排行程,想要带组员们在繁忙的行程中,尽可能多的领略各个城市的风采,因此,虽然时间很紧,但是还是足以让人对一个城市有一个大概的理解。

 

   我亲爱的挚友们,Lee Shui Summer Programme就像是李韶夫妇送给我们的一场美丽的梦,梦醒了,我们仍旧在各自的生活里,怀揣着不同的梦想,走着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这场梦让我认识了你们,认识了那样优秀而又美好的李韶人。我们虽然相隔千里,但是我们都在为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个我们曾经一起畅想过的世界而努力。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路上相遇,也许有一天,我转弯看到的就是你。

   一日李韶人,终生李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