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韶计划感想——邓唯
2016-09-28

 7.10-8.7,专属李韶人的28天,这是来自其中1/77的记录。

 

7.10

踏上了去广州的高铁,辗转到深圳再到香港。一路上和同行的挚友开始了对假期的美好憧憬,还为当天晚上的破冰活动做了一点小小的准备。“下一站,大学”我们终于到了中大,在寻找hostel中被香港的蚊子攻击得措手不及,只得一路上摇摆前行。一身汗的我一进到hostel里面就被强劲的冷气给治愈了,领着我的装备来到了宿舍。一尘不染的房间,擦得发亮的地板,厕所里的消毒液,楼上冰箱里的饮料和水果,让我对接下来两个星期的生活充满希望。咚咚的敲门声,我的室友进来了,“你就是邓唯对不对,我的roommate, 见到你太好了!”如此热情的室友让我心里暖暖的。稍作休息,终于到了晚饭时间。Ian来到我们桌让我们每个人介绍一下自己,突然一下切换到英文模式的我有些拘谨,原来准备的小稿子都没用上。晚饭过后我们就开始了对香港夜生活的初探索。去到离学校最近的购物中心沙田区购置生活用品,在超市里对香港的高物价以及居然没有酸奶这件事感到唏嘘。

 

7.11

今天是李韶计划的第一天,内心有一点小激动,因为晚上就有opening ceremony了。在campus tour的时候,我特别羡慕香港中文大学能够有校巴,不过他们学校如此多的陡坡要是骑自行车估计要断腿。除了校园巴士,其他各种人性化的设施也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图书馆里面供睡觉和休息使用的沙袋,食堂里面显示屏上对已经售罄的菜品的标识,合理分布的餐厅和教学楼(每个院的教学楼,餐厅和宿舍相邻),还有开放下午茶的餐厅。在这里学生极大地享受了生活和学习上的便利。

在结束campus tour后我们小组去见了我们的导师Dr.Yan.在见导师之前我有点小小的紧张,因为自己还没有做一些准备,所以我还特地坐在了边上。不过在发现Dr.Yan和我的想法其实一样后我就放心很多了。在略带尴尬的第一次mentoring session结束后,我们小组都长舒一口气。

换上正装后我们group6竟然像极了买保险的,大家都忍不住相视而笑。在ceremony开始之前,看着嘉宾一个个到来,西装革履,谈笑风生,想起Ian说要给sponsors留个好印象,我最终选择做一个安静的吃货来缓解我初次参加这种场合的尴尬。Opening ceremony 虽然年迈但仍然努力挺直腰杆,文雅而又不失风趣的李韶夫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人老去后还能有如此气质是在不易。

 

7.16 多云

   我一开始以为Dialogue in the Dark是一个心里的小课程,直到听了介绍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社会企业,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以及参观一个社会企业。把办企业本身发展为一项慈善事业这真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在进入之前,我们每个人领了一根手杖便于我们行走,灯光一点点消失后我们正式开始体验了视障人士的生活。在Simon的带领下我们感受了坐船,逛公园,过马路,逛超市,看电影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可是在不能依赖你的视觉的情况下,这些我们原本在熟悉不过的事物都变得很陌生,我每走一步都很谨慎,即便我知道在体验馆中是一个很安全的环境。在不能依赖我的眼睛之后,我发现我其他的感官都变得十分敏感,就如同在黑夜中更利于思考一样。我问Simon我们出去后能不能开灯再走一遍我们刚才走过的路呀,Simon笑道:“当然不能啦,这些都是我们的商业机密。”是啊,还是给自己留一点想象的空间比较好。在看到Simon的脸之前我一直都以为他是在黑暗中带了夜视眼镜,否则不可能那么清楚地知道我们每个人在哪儿,然而出去看到Simon的眼球后我就惊讶了,他也是一个视障人士,他从11岁开始视力渐渐恶化,现在双眼只能看到微弱的光。我为自己有一个健全的身体而感到幸运,可是我随即又摒弃了我这种对于Simon的怜悯心态,我们永远不知道生活能带给我们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都勇敢地走下去,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这是Simon教给我的。怜悯是一种对于他们的歧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看作和正常人一样去看待,努力创造使得他们拥有和我们一样的生活便利。Dialogue in the Dark 这样的社会企业真的运转的很成熟,他们通过和教育机构,政府合作,不断研发新产品,甚至举办音乐会等多种多样有创意的形式打破了我过去对于帮扶残障人士的想法,让我看到了除政府和公益机构捐赠以外社会企业在解决社会问题中发挥的独特作用。

7.18

端传媒(Initium Media)似乎在香港很受欢迎。Vicky说她几乎都不看当地电台媒体的新闻报道,而是喜欢看端的,因为端的报道很全面,很有自己的视角。带着好奇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一座写字楼高层的端,见到了端的负责人张洁平女士。据张女士介绍说端之所以能够在建立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跻身香港前列的新媒体很大程度得益于端对于自己的定位,端致力于打造海外华人沟通的一个平台。在海外的当地媒体对于中国国内的报道是从当地人自己的视角出发的,而并不是从中国人的视角出发,因此报道难免有些偏颇。所以端立足于华人视角放眼中国,试图为海外华人群体提供一个了解和关心祖国情况的渠道。参观完端后我就立即下载了端的APP,看了一些端的报道,第一感觉:很长,深刻。并且文末有相关信息的补充链接。可惜由于种种原因,端在近几年内并不打算开拓大陆市场,我下载的APP也就只能在香港和新加坡用了。

7.20

   在香港参观的社会企业中给我留下极为深刻印象的一个是前面所说的Dialogue in the Dark,另一个就是今天所参观的Crossroads Foundation.这两个组织都是受到国外的影响而建立的,Dialogue in the Dark 是模仿国外的形式而建立的,而Crossroads Foundation则是由外国人在香港建立和管理的。所以很希望有一天中国自己也能创立出那么好的模板出来。我们早上起了一大早来到了Crossroads Foundation,来之前大家似乎都没有提前做过功课,所以看到这里有一点迷茫,在一张地图上我看到了难民体验营和公平贸易市场这样的字样,对接下来的活动充满了好奇。抱歉忘了那天负责人的名字,可能是因为对他的相貌以及话语的印象过于深刻了吧。他是一个美国人,7年前来到香港,然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他穿着一个深灰色的有点脱色马甲,马甲里面是一件卡其色的旧衬衣,下身是一条深咖色的紧身裤和一双发旧不再有光泽的大皮鞋。之所以关注他的穿着是因为Vicky告诉我说他三年去香港中文大学开讲座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一身。我们被带进了一个类似于活动板房的地方,里面有用木头简单搭的一些小棚,上面写着shop,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装饰。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会让我如此震撼。在难民体验开始之前负责人给我们讲述了他所亲眼见到的贫民的生活状况。贫民窟十分地拥挤,贫民们基本睡在地上连翻身之地都没有,并且没有厕所,如果你需要上厕所的话能够有隔挡物算得上真真意义上的厕所的话你需要每个月缴纳30美元,这对于多数贫民家庭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另一种免费的“厕所”则是简单地用纸在下面垫着,难以想象这样的厕所就在你住处的周围。负责人认识一家难民靠做paper bag为生,paper bag顾名思义就是把废弃的报纸通过面粉做的浆糊给糊起来卖给商店的老板作为装东西的袋子。为了加快速度以及节省经费他们整个制作的过程都不用剪刀。每一个paper bag就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在做好之后他们还需要去商店使尽浑身解数推销,让商店老板买他们的paper bag。在做完这样的介绍后负责人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就需要8-9人组成一个难民的家庭,然后做paper bag,每十分钟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一天,我们5天后看活到最后的有哪些家庭。在听到他说我们在售卖袋子时需要跪下想两边“商店”的“老板”求情,我觉得仿佛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损失,然而到后面开始时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些了。我们开始分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做,每做10个就派人去卖,后面我们发现需要派不同的人去卖才能卖的比较高。于是带着点紧张我拿着20个袋子去卖了,扮演商店老板的姐姐真的演出了黄世仁的样子,把我不合格的纸袋都撕掉,我不断跪在地上求情才给了我20块钱,即便是这样,我走时还是要跪着说尽好听的话语向她道谢。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扮演房东的负责人来收房租了,这一天的房租是200元,没有挣够房租的家庭则把自己的手表以及手机等交了出去。我们家庭成功渡过了这一天,并且偷偷存了一点私房钱在垫子下面。后面每一天的房租都在增加,并且我们还有家人“生病”不能参与劳动。第三天的时候有一个家庭因为交不起房租被迫搬到天桥底下借高利贷生活,最后不得不把他们的一个女儿嫁给了放高利贷的人才重新搬回了贫民窟。五天下来我们幸运地活了下来,还成果地送一个孩子去上了学,不过我们身上的东西包括鞋子已经典当完,Andrew甚至还去“卖”了一个肾。负责人问我们在这几天中有没有人想过要去偷钱,很多人都举起了手。“所以,我们不要总是抱怨说贫民们总是品行低劣,犯罪频频,就算是你们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优秀大学生,所谓的未来领袖,在刚才的体验中也动过偷窃的念头。”“在这几天中因为给我拥抱而获得钱的女生请举手”好几个女生包括我在内举起了手。负责人接着说“在现实生活中,不会有只索取拥抱就给你钱的人的,很多时候因为交不起房租有些女性甚至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继续住下去的机会。甚至有时候会把自己的家人嫁出去来获取钱,刚刚的那个搬去天桥底下的家庭在听到卖他们的一个女儿给我做老婆就可以搬回来后全家人几乎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了,他们也没有顾忌他们的女儿嫁给我后是否过得幸福,可见在人们极度贫穷的时候你甚至没有人身自由。”“你们觉得你们刚刚工作得很努力,对吗?”大家都点头,确实是这样的,每一个纸袋都是我们的房租,食物,药品甚至是学费的来源。“之前有很多人告诉我人之所以是贫穷是因为他们懒,可是刚刚大家那么勤奋地赚钱可你们依然生活在贫民窟中,甚至有些家庭情况更糟。所以我们不要只是去一味地指责贫民说因为他们懒所以贫穷,很多人是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他们就没有机会去挣钱。你们中的一些家庭都在有一定积蓄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学校对吧?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们送去学校呢?因为这是一条靠谱的路帮你们的家庭摆脱平民窟的困境。所以这也是我们思考来帮助这些贫民的方向,我需要大家集思广益,来想想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改变这样一些现状。你们需要记住,世界上有七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这样的困境下。”听了负责人的这样一席话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之前也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贫民的生存现状,甚至也有那种想法觉得贫民们大多是因为懒而导致贫困,然而今天这短短2个小时的体验却给我内心很大地震撼。在我们追求自己的幸福时别忘了身旁还有那么多人连机会也没有,这些问题是我们不能去回避的,我们受过的教育并不是要把我们培养成一个只会利己的人,而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我很尊敬这位负责人,在不求报酬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用自己的话语不断地影响来这里体验的人们,唤起更多的人对于世界上贫困人口的关心,这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是如此,一个人感染一群人,这是多么伟大的一项工作。或许完美的解决方法不是我们一时半会儿的讨论就能想出来的,关键是我们大家有没有想法去做一些改变。很感谢在这次李韶活动中给我提供了那么好的机会来体验这样一些不一样的生活,把我从高悬在空的理论知识拉倒接地气的实际的社会问题。

7.22

   今天我们终于迎来对于香港公屋的实地考察,在前一天,香港本地同学向我们普及了公屋的基本情况,顺带给我们讲解了一些在香港光鲜外表下的社会问题,让我们对香港有了一下不一样的认识。在公屋考察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有点迷茫的,虽然提前写好了想要了解的情况,但是万事开头难。不过在我们鼓足了勇气采访了第一个调查对象之后一切就顺利多了,我们参观了社区的居民大会机构,幼儿园,采访了社区老人,中年人以及小孩等不同的人群,可惜由于时间问题,下午便匆匆结束准备做报告。由于调研实践太短,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并且缺乏指导,其实大家调研出来的结果并没有很实质性的发现,只是总结出来香港居民对于公屋还是很满意的,尽管可能有些公屋比较拥挤设施陈旧,但普遍问题就是公屋申请到入住需要等的时间太长,平均是7-10年左右。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过对于我们非香港本地的学生来说还是增长了很多见识,以及接着小组讨论的机会大家一起的夜话还是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回忆。

7.25 多云

   今天下午的新加坡文化游的车上认识了我们的导游Sylvia,她说我在整个项目过程中遇到的最想亲近的人。我在整个参观途中都黏在她旁边,生怕错过她讲的故事。从小印度到牛车水,从新加坡的水到植物到历史,她都能跟我们娓娓道来。作为一个提前退休的会计师,Sylvia自学了所有的这些历史知识,在儿子考上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医学专业后她就做起了业余的导游,因为她很喜欢跟别人交流,Sylvia还是中老年歌唱协会的成员,经常会去养老院等地方表演。Sylvia完全活出了我所羡慕的生活方式,全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气息和活力。最后在送别我们时我特地要了她的联系方式,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听她讲故事。

7.26-7.27

   关于新加坡,这个以城市规划而闻名的国家,在这里留下最深的印象则是参观NEWater以及HDB。对于NEWater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标语“make every drop count”,新加坡因为缺水,所以就把他的每一个水资源都充分利用到极致,减少对外国水源的依赖,强调自给自足,这样的前瞻性不得不佩服。而HDB就是新加坡的建屋发展局总部,这里主要负责的就是新加坡组屋的建造。“让居者有其屋”是HDB的宗旨,正是因为秉承着这个宗旨,新加坡的有80%以上的人都住在组屋里面,同时在组屋中实行的多民族杂居的居住模式也更加有利于多民族的融合。在参观新加坡的一处组屋时大家都赞叹不已,空中花园,楼顶花园,健身房,餐厅等这些良好的配套设施让很多人不禁感叹要是能留在这里就好了。在经历过之前对于香港的公屋实地调查的我们对于之前的调查结果又有了一些反思,例如在房屋的产权归属上,在公共房屋的供给上以及民族文化的交流上或许都是香港公屋可以向新加坡借鉴的方面。正是有了这两个不同地方公共房屋的比较,让我们对于公共房屋这一公共政策有了更多的思考,更多地思考在大陆如何解决高房价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

8.4

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一个边远的城中村,一下车就是满地的尘土,随着来往汽车的经过而飞扬起来,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不得不说这是我到过的最小、环境最差,还没有冷气的博物馆。我们一行几十个人在里面闷得透不过气,里面的摆设也十分地简单,就是一些简单的贴画,还有一些衣物照片的陈列。整个博物馆虽然设施简陋,但里面的故事却不简陋。整个博物馆里讲述的是外来民工自己的故事,是他们在大城市里遭遇的种种不公的待遇,每一件展品都表达着他们的愤怒以及无奈。印象最深的是讲解员的一句话:“当初需要建设城市,我们来了,现在城市建设好了却要赶我们走。”这一句话说出了无数外来民工的心声。他们怀揣着梦想来到大城市,在城市建设的初期付出了勤劳的汗水,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对于纯粹劳动力的需要减少,对于知识人才的需要增加,城市人口增加而资源有限,城市生存环境的恶化,多项原因使得外来民工这一群体成为了城市转型排斥的对象。可是他们中的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已经适应了城市的生活,不想要离开。不得不承认长久的解决办法只能是减少民工的输出,引导他们在本乡就业,可是这个也需要一个过程,在实现之前的阶段民工问题一定会持续困扰整个社会。讲解员路亮说:“我之所以留在这里而不是出去打工挣钱是希望能帮助我们工人这一个群体能够争取到发声的渠道,我们这一个群体缺少教育,整体文化水平较低,收入较低,属于弱势群体,如果我们不发声的话很容易被忽略。这里经常会有一些参观的学生或者是公益组织,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理解我们这一个群体,从而消除对于我们的偏见。”近几年来外来务工人员的一系列问题引发了社会上广泛的讨论,从住房、医疗到教育方面对于外来务工人员都是缺乏保障的,同时也是城市人口上升的压力使得我们必须控制外来务工人员数量的增长,两边利益的平衡是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博物馆的出口有一个小本子,上面是记录来访者的姓名、单位以及联系方式的,很多李韶人都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且告诉路亮希望自己能为工友之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说讲座以及支教等,我想尽管这个事情的解决很复杂,但当我们从自己身边做起时至少它不是遥遥无期的。

8.7 雨转晴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我们把写到凌晨2点的留言本交换,本来想要豁达地送别,可是我还是不争气地流泪了。难得一次发票圈来纪念我们相伴的这一个月,看着之前拍过的无数照片每一张都充满了笑意,我爸对我说“女儿,你这次拍的照看起来很放松,很自然。”是啊,难得和一群志同道合并且很有自己见解的人一起谈心、玩耍,体验新事物,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在大家以小组行动的这一个月里,我们相互依赖着彼此,从早饭到晚安,我们就像一串珠子,如今线断了,我们滚落四方。“我们group 6,散了。”“傻瓜,group 6不会散,大家只是回家了。”

后续

宜君把在新加坡买的辣椒螃蟹的酱在家里做了螃蟹,听说和在新加坡吃的味道一样。Vicky去美国交换,静怡先去了韩国在农场当义工,然后去美国和Vicky在同一所大学交换,Waiting已经开学了,还剪了个新发型,我和宙哥偶尔还出来一起约饭,前天张彬过生日我又吐槽他了……大家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但我们彼此仍然有联系。愿在遥远的未来,一切虔诚终将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