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计划及元培学院实行自由选课学分制情况总结
2009-04-27

 

提要:元培计划实验班实行学分制,在低年级进行通识和基础教育,高年级进行宽口径专业教育。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在专业教学计划框架内由导师指导学生进行自由选课。元培计划实验班教学计划为文、理科学生设置了平台课,理科学生可自由选择理科不同层次的高等数学、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等课程。文科学生可选择为文科开设的不同层次的高等数学、古代汉语、逻辑与批判性性思维等平台课程,个别学生可选感兴趣的专业基础课。要加强对学生选课的指导和管理。实践结果表明,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基础课程选的层次高,选择课程的面广而深。学生对自由选课的模式相当满意。增强了学生学习兴趣、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拓宽了基础、文理交叉互相渗透。由于双轨制的存在,自由选课机制的运行中仍然有一些问题存在,难以彻底解决。
根据我校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的方针,元培计划实验班在低年级进行通识和基础教育,高年级进行宽口径的专业教育,实行了在教学计划和导师指导下的自由选课学分制。经过近5年的实践,取得了不少宝贵经验,受到学生的欢迎和好评。
基本情况总结如下:
一、元培计划实验班教学计划的制定:各院系01级、02级的教学计划多在150学分以上,个别达到160多个学分、除了必修课之外,还有相当多的限选课,学生负担重,学生没有对课程选择的余地。元培计划为实行教学改革的方针,为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志向进行选课提供广阔的空间,为此制定了01级、02级元培计划实验班各专业教学计划,将教学计划的学分调整为140学分左右,取消限选课,增加任选课,提倡跨学科选课,真正实行学分制。元培计划从03级开始除了对平台课的要求外原则上执行各院系新修订的教学计划。
元培教学计划分为三个模块,即必修课(包括全校公共必修课及专业基础课),任选课(包括通选课及专业任选课)和毕业论文。
元培计划实验班教学计划为文、理科学生设置了平台课,理科学生可自由选择理科不同层次的高等数学、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课程,文科学生可选择为文科开设的不同层次的“高等数学”,要求必修“古代汉语”、“学术规范与论文写作”,“逻辑与批判性思维”等平台课。
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根据实际情况每学期可调整自己的选课计划,例如理科有的学生选了高层次的高等数学、物理学,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感到学习吃力,不适应,第二学期可改选低层次的高等数学、物理学课,反之一样。学生可以较自由的调整所学课程,以便充分发挥学生选择课程的自主性和学习的积极性。
二、加强对学生选课的指导和管理:自由选课本身意味着在课程安排和教学计划的完成上给予学生更多的自主权,但是同时也意味着对学生完成教学任务和学习进度的组织和管理上缺少硬性要求。这种矛盾和冲突在低年级学生上表现得比较明显。
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可以选全校各院系开的课程,但必须给予指导,减少盲目性,增加目的性和科学性。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在选课前要向导师咨询,例如,理科各院系对高等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不同层次的要求,选择某专业要达到的最低层次,文科不同院系对高等数学的不同要求,这样便于学生思考正确选课。学生要填写选课单,通过审批后再到网上选课。
对于新生的指导尤其重要,新生入校后,马上面临选课,一方面他们面对全校如此多的课程不知所措,另一方面新生往往对自身的学习能力把握不准,低估了在大学阶段学习生活中将要面对的问题和困难,因此在自由选课机制下选课行为表现得过于冲动,例如:表现出数学、物理和化学等课往往选高层次的较多,对多选学分的渴望和对25学分限制的不满。经过几年的实践,我们在不断总结完善对新生选课的指导和管理。新生报到时,每人发一本全校各个院系的教学计划,一份一年级本学期全校课程表,还有一份附有详细说明和介绍的文、理科的推荐课表(这份推荐课表在暑假就挂到元培网页上,供学生查询)。在选课前,开导师咨询会,安排不同专业方向的导师给学生进行指导,然后学生填写选课单经过导师审批,一般不允许学生选课超过25学分,对于个别的确学有余力的学生批准其增加选课学分。最后由高年级同学在计算机房具体指导新生网上选课。
三、学生选课情况:经过近5年的实践,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的选课有以下几个特点。
1.根据低年级进行通识教育的要求,我们让学生在1~2年级多选通选课,经过统计,元培实验班的学生在2年内大部分完成了通选课的学分。01级文科生占83%,理科生占72%;02级文科生占94%,理科生占76%;03级文科生占95%,理科生占36%;01级文科生通选课达到20~29学分的占32.4%,02级文科生达到47%;03级文科生达到42%;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通过通选课的学习,在低年级就对数学及自然科学类、社会科学类、哲学及心理学类、历史学类、语言、文学及艺术类五大领域的学科特点、学科发展等有了初步了解,有助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
2.文科学生选择课程面广而深,大部分学生选了多门外专业的专业基础课,拓宽了文科的专业基础。如01级文科生选C类以上高等数学的占97%,02级占91%,03级占81%,这比对文科的一般要求高一个或二个层次。
3.理科学生的高等数学及物理学分A、B、C三个层次,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选的层次往往比所选专业要求高出一个层次。01级选高等数学B类以上的占69%,02级占77%,03级占80%,以01级和03级为例,专业要求B类高等数学而选了A类的01级占30%,03级占4%,要求C类高等数学而选了B类的01级占85%,03级占92%,专业要求C类高等数学而选了A类的03级占6%,要求C类物理而选了A类物理的01级占16%。
4.元培实验班理科学生选了“普通化学”、“普通生物学”,而在数学、物理、信息等院系的学生这些课程未列入教学计划,因此实验班理科学生比院系学生拓宽了基础,有利于培养基础强,知识宽厚,适应性强的综合性人才。
5.在低年级通过自由选课和学习,学生逐渐找到了自己有兴趣并且擅长的专业,放弃了那些自认为喜欢但是通过学习感到并不喜欢的专业以及自己虽然喜欢但是没有能力学好的专业。元培计划实验班每个年级大约有10%的学生进行了文科转理科,理科转文科的转换。大部分学生在确定专业前,完成了自己的院系选择和调整。
四、自由选课机制运行中的问题:
1.由于自由选课制度本身的要求,自由选课机制的顺利运行和各种优势的体现,需要全校行政、教务部门和所有院系的共同配合才能顺利实现。但是现在因为只有在元培实行了这个制度,因此在各方面的配合与协调上仍然不够,在课程设置、时间与教室安排、元培选课人数以及一些细节方面,仍然存在一些摩擦和阻力,导致整个机制运行的成本极大(各方面的工作量因自由选课而剧增)。
原则上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可以选全校各院系开的课,但是各个院系是根据自己院系的学生人数安排教师、上课人数和教室的,特别是实验课,一定要在排课时确定人数。由于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事先不能确定自己要选那些课,我们不可能在各个院系排课时提供给院系一份准确的选课人数,同时学校的教室资源是有限的,各院系的教务员在排课时不能把教室安排得过大。这就使元培的学生在自由选课时遇到限制,一旦选课人数超过该课程安排的人数,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就选不了课。其次,各个院系在排课时一般只考虑自己院系的实际情况,比如:教师对上课时间的要求、保证本院系本年级学生的课不冲突及本院系规定某日或某日上/下午不安排课等等。课程时间安排的比较集中,不同院系或同一院系不同年级的课安排的时间是重叠的,这样学生在跨年级、跨院系选课时往往遇到冲突,并且难以调整,致使学生不能选到自己希望选的课。再次,有的院系根据本院系的情况开课前临时调整上课时间,以本学期为例:法学院开的《法学原理》和《文科高等数学I》两门课前四周互换了上课时间,而元培实验班的学生选了《法学原理》,高等数学选了其它院系的课,因此造成多名学生选课冲突,有的学生由于事先不知道该课时间改变了,第一次上课就错过了,有的知道晚了改选课又来不及。还有学生反映心理系开的《SPSS高级统计及上机》前两周上课时间为周三7-8节,上了两次课后老师在课堂上宣布该课下次上课时间改为周三5-6节,造成元培的学生选课冲突,这时网上已无法退课了。
各院系大部分课程不是每学期滚动开课,学生一但未能选上某门必修课,再补就要隔一学期,有的要隔更长的时间。这样就造成学生在选课顺序上的颠倒,有些有先修要求的课只能放到后面去修,造成学习质量的下降。
我们目前无法改变双轨制,也不能改变各院系现有的排课制度和习惯,我们只能依靠教务部和院系教务员的支持,教务部给院系的排课提出一些要求,比如:各院系排课时给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留出一定的人数,预计超过10人的课,元培计划教务排课时给院系报一份详细的每门课的人数安排表(这个人数是根据学生人数和经验估算的),院系的教务员排课时参考元培教务提供的人数进行排课。这样基本保证了学生选课要求,尤其是数学课、物理课、化学课、生物课及各类实验课的要求。再有,过去数学课各院系基本安排在同一时间段,学生选课冲突严重。为了减少选课冲突,每学期排课时教务部都要求各个院系把数学课的时间错开排,特别是《高等数学B》,经过几年的坚持和院系的积极配合,本学期数学课没有冲突现象发生。但是由于选课人数不是一个定数,总有少部分学生的选课受到影响,有些可以通过临时与与院系教务协商得到解决,有的院系不能解决,只有让学生让步以后再选。
2、在现有北大教学资源的限制下,自由选课会伴随着其它一些问题的出现,典型的如考试冲突问题。考试时间地点的安排与上课时间地点的安排采用的是两套不同的机制,而不像上课时间地点那样,考试的时间地点学生是完全无法干预和控制的,因此对于学生来说,考试的时间地点只能是被动的接受。但是在自由选课机制下,考试的安排就无法完全根据学生的选课情况进行安排,考试冲突的问题在现行考试安排机制下也难于避免。
期末考试要求隔位就座,因此教室需要要比上课时大一倍,由于学校的教室资源有限,考试不能随堂进行,要根据教室的容量安排考试的时间,院系在安排考试时间的时候,往往只考虑本院系同年级的课程考试不冲突。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学生由于跨年级、跨院系选课,考试时必然有不少同学遇到冲突和考试时间过分集中的困难。据不完全统计每学期期末考试都有30-40人次考试冲突,01级有一位同学一天有4门考试,上午3门,下午1门。有位03级的同学一上午要考考3门,经过商量改成上午连考2门,下午考1门,但是两门课考完之后再没精力考第三门课了,只好改成缓考,有的同学坚持上午、下午、晚上连考三门,还有个别同学所有的课在3三天之内考完(通选课除外)。经过几年的实践和努力以及教务部和院系的支持,我们仍无法彻底解决考试冲突的问题。目前我们只能采取以下几种办法解决:
(1)在学校规定的安排考试的期限内,让学生找老师或教务员尽量把考试冲突的课程调开,减少一部分考试冲突的课。
(2)通过出A、B卷解决考试冲突。考试安排确定后,实验班教务室把有考试冲突的课程名称、任课老师、开课院系和学生名单统计出来上报教务部,由教务部安排院系有关老师出B卷。
(3)有的老师不出B卷,学生只能接受老师的建议,先考一门,接着再考一门。个别老师在课堂上告诉学生B卷比A卷难,学生只有选择先考一门,接着再考一门。
(4)不愿意先考一门,接着再考一门的学生只能申请缓考。
五、学生对自由选课实行学分制的感受:元培计划实验班学生对在导师指导下自由选课的办法相当满意,认为这对调动他们的学习兴趣,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拓宽基础,文理相互渗透有很大意义。整体说来,元培计划所倡导的自由选课制度给学生带来的好处是明显的。
1.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通过自由选课适当地对教学计划安排进行调整,而不再是完全按部就班地被框死在教学计划原有的框架内,例如,学生可以早修或晚(缓)修一些课程,使得整个教学计划更符合学生本身的需要(或者说使得教学计划更加个性化)。
2.比其他院系学生更加自由的选课空间,使得学生在选择课程(任课教师、上课时间等)上有了更多自主的余地,这种自由选择的机会让学生有根据自身的不同偏好来实现自己选课效用最优化的可能性,比如说,同时有院系A、B、C开设同样的课程,由不同的老师在不同的时间授课,学生则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院系开设的课程,那么对所有的学生都可以达到在限制条件下的最好的选择,而如果不能自由选课,将有一部分学生不能做到最优选择。
3.自由选课机制能够使学生在完成教学计划之外,以最小的成本学习更多自己所感兴趣领域的课程和知识,能够最大限度地按照兴趣,学到自己想学的、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例如,某个主修化学方向的学生希望能够多学一些生物领域的知识,以便将来能够在生物化学交叉学科中有所发展,作为元培的学生,能够很轻松方便的选修生命科学学院的课程,而作为化学学院的学生来说,尽管跨院系选课不是不可能,但是其选课手续更为复杂繁琐,耗费的精力和成本远大于元培学生。
4.自由选课的过程本身也非常有价值。由于学生并非按统一教学计划按部就班的学习,而代之以自主选择学习的内容、难度、次序,这就要求学生在每次选择的过程中仔细思考全盘规划,在这个慎重选择的过程中,学生不断接受挑战,不断犯错和不断改正,从而培养了自主学习的能力。在选择中学生认识自我,把握自我,然后超越自我,这恰恰是从事学术研究乃至其它工作最必不可少的条件。同时,自由选课的开放性和自主性使学生在选择过程中学会自我定位,自我设计,更清晰地认识自己的兴趣和能力,进而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规划大学生活,规划未来,这正可以称作“在学习中选择,在选择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