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选课与网上选课相结合——北京大学新的本科选课制度
2009-04-27

 

卢晓东 何山 董南燕 王卫 林莉
(北京大学教务部)
教学管理制度,是对教学活动进行计划、组织、协调和控制的基本制度,这一制度反映大学在教学以及人才培养方面的价值观和教育理念。选课制度是大学教学管理制度的一部分,是学分制的核心内容,其设计与实施也与教育理念相联系。最近十余年,随着北京大学本科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选课制度也进行了多次改革,制度的设计、实施以及背后的一些思考,对正在进行本科教学制度改革的高校,有一定借鉴意义。
一、选课制度的简单历史
80年代中期以前,北京大学学生选课直接到教学行政处(今教务部)办理,由于人数众多,又没有计算机等先进手段的帮助,学生需要排队,缺点显而易见。这种“行政性全校集中选课制度”目前仍有学校采用,当然已经有计算机、磁卡等技术协助处理。第二种选课制度可以称为“分配名额制”,这种制度以院系为单位,根据计划经济的方法,按人数比例来分配选课名额,例如,“Pascal语言”课程因为化学系学生数较多可以给10个名额,俄语系人少可能只有1个名额,学生在各院系报名选课后,直接到课堂上课。这种制度的问题在于,以学生人数为基础的计划分配与各院系学生的兴趣不相匹配,因而产生了一定的资源浪费。学生直接到课堂上选课,是采取的第三种选课方式,这种方式持续了几年时间,实践中发现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学生直接到课堂选课,教师第一周的教学内容基本上无法正常进行,因为面对的是不确定是否选课的学生,讲的太多有可能使最后选课的学生耽误课程的开始部分。2002年之后,北京大学的学期教学时间已逐渐减为15周,耽误一周的正常教学显然不恰当;同时一些想进行小班教学的教师有可能由于选课学生较多而面对较大的压力,无法实行小班教学;学生直接到课堂选课可能不太方便,他们要在一周的时间内到处跑去听课,从100多门课中挑出自己要选的课,而课程的时间和教室都比较分散。2000年秋,北京大学提出了通选课计划,要求自2000级本科生开始,在5个领域修满16学分的课程;元培计划也同时推出。为进一步提高本科教学质量、规范教学秩序,北京大学对选课方法再次进行了研究,在参照世界一些优秀大学作法的同时,根据多年经验和学校的实际情况,提出在选课方面进行进一步改革。这一新的选课制度就是“面对面选课与网上选课相结合”的选课制度。
二、新制度概况
1、选课的前期准备
教务部先期完成“通选课选课手册”的编辑印制,对通选课进行介绍;完成课表的编制,包括上课的时间地点以及课前教师学生见面的时间地点,下发全体本科生,
2、选课 
“面对面与网上选课相结合”的选课模式,以教学执行计划、教师面对面指导与学生网上自由选课相结合,以学生自主选课程、选教师与教师选学生相结合。学生在假期进行网上预选,并对所选课程设置意愿点。开学注册日前两天为学生选课咨询日,各院系开设的必修课、通选课、全校性选修课教师在各院系安排的教室、体育馆等地点与学生见面,向前来选课的学生发放材料,介绍课程,同时回答学生提问。教师采取先到先得、抽签、要求学生写小论文或其他自行确定的原则和合理可行方式,根据预先排定的教室容量选定最适合或对自己课程最感兴趣的学生,并通过选课系统输入选择学生的意愿指标。每学期的选课日,学生们在各个教室之间或驻足聆听、或积极提问、或相互询问、或踊跃选课,热烈而有序的面对面交流成为师生间(特别是跨院系)相互交流的渠道之一,成为开学时北京大学的独特风景。
3、学生意愿点安排细节
新的选课制度中安排了预选机制,目的了解学生学习的课程不同意愿,消除学生在先到先得选课制度下的紧张心理。其中,计算机系统对预选超出限制人数的课程按照一定权重进行随机筛选。
预选于每学期期末放假后开始,所有网上选课课程同时开放预选,第0周周五18时预选结束。
第0周周六上午选课系统开始对预选超出限制人数的课程进行随机筛选,筛选所依据的标准包括教师是否接受选课、同学选课意愿、课程类别、年级等。具体内容以及所占比重如下:
教师是否接受选课体现教师意愿,权重最大。教师可根据自己对本门课程的要求以及在选课日与同学们的沟通来选择愿意接受的学生和拒绝接受的学生,并且通过选课系统将该项指标输入。
同学选课意愿体现同学选择某门课程的热切或者重要程度,同学在选择一门课程时可以指定该课程的个人意愿点,但全部预选课程的个人意愿点数之和不能超过99。
课程类别指该课程对选课同学来说是必修还是选修,本指标由系统根据教学计划判断同时辅以教务人员指定。
年级参数主要为避免毕业班完不成必修学分设置,一般只考虑毕业班学生。
根据四项指标计算优先级的公式如下:
A=T*M*P+N
其中A为最后得出的优先级;T为教师是否接受或拒绝,接受为100,拒绝为0,不表态为1;M为课程类别,专业课为100,非专业课为1;P为个人意愿点0至99由同学自主确定;N为年级,毕业班为0.5,其余为0。
这样的计算方法保证了教师、学生和教学计划三方面同时发挥相应的作用,按照这个公式优先级从高到底的选课情况可以由下面的表格来表示:

选课情况
优先级范围
备注
教师接受且为专业课
10000——990000.5
个人意愿不为0
非专业课但教师接受或
专业课教师未表态
100——9900.5
个人意愿不为0
非专业课且教师未表态
1——99.5
个人意愿不为0
教师拒绝或个人意愿为0
0——0.5
 

相同优先级范围内个人意愿越大优先级越高,同等条件下毕业班优先级高。
4、退课
开课两周内,学生应选定所修课程。在第1、2周,学生可以看到自己的选课记录,可以退课和改选。第2周周日只可以继续选课,但不可以退课,目的是让一些最后才退课的空余名额尽量满足同学们的选课要求。自第3周周一起,学生成绩与选课数据库封闭,教务员将最终确定的选课学生名单交任课教师。
为缓解部分学生的学习压力,学校安排在教学计划进行一半后,再次允许学生退课,时间排在学期第8周。
5、考试及成绩登录
对未办理退选手续而不参加考试的学生,成绩自动以零分记;未办补选手续的学生,成绩无法录入。这是新选课制度实行的关键。
三、选课制度的教育学思考
1、大班上课与小班上课的不同:
大学中大班上课和小班上课,各有各的好处。大班学生多,一个老师的课有许多学生听,课堂气氛热烈,老师的讲课受益面很大,从教育经济学的角度看具有规模效益。小班教学,学生较少,如果教师引导得当,学生会有许多在课堂上表达其观点的机会,学生间的相互交流较多,容易成为朋友,教师与学生会有更多交流,师生间感情更容易培养。教师面对较少的学生,可以更好地言传身教,达到教育目的。与大班相比小班教学经济成本很高。
以培养精英为目标的大学,主张实行小班教学,例如加州理工学院在校本科生(6年)只有900人左右,班级规模很小,但培养出了许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99年这个学校师生比是1:3,但本科教育质量排名全美第一。耶鲁大学大部分班级规模保持在25人以下,最小的开班要求是选课人数为2人。较小的班级规模需要较多经费保证。
此外,大学中的课程性质不同,由于市场经济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学生对课程的兴趣不同。某些课程比如经济、管理,会有许多人听,一些课程如“梵语语法”,只有较少学生。但对于大学,这两类课程都需要。为了保存、研究和发展文化,一些课程如藏语,即使只有2-3名同学,也应当开设。教师应根据课程的特点和性质,自主决定班级的规模,并根据情况进行教学,达成其教育目的。
大众教育时代,大班教学不得不成为主流,北大这样的学校作为大众化教育时代以培养精英为目标的大学,其选课制度的设计必须保证教师可以方便地控制上课人数。
2、 学生选课程、选教师与教师选择学生相结合
选课方式一般强调学生选老师,那么,教师要不要选学生呢?博士生入学导师要选择、硕士生要选,还要面试,本科生就不要了吗?选择对自己课程最感兴趣的学生,教学一定更加有效;使得教学班级具备一定的多样性(指不同的系别、专业,不同的年级,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地域、国籍、民族学生在一起学习),有助于活跃课堂气氛,促进学生间的相互学习、相互交流与启发。因此选课制度应当使学生选教师与教师选学生结合起来,教师应有机会挑选学生组成自己的教学班。制度设计中教师是否接受学生选课体现教师意愿,权重最大,教师一旦选中学生,学生意愿点乘以100;一旦拒绝,学生的意愿值就成为0了。
3、教师学生面对面的重要性
网上选课后,老师和学生还要不要见面?学生希望对课程有所了解,一些老师也希望推荐自己的课,所以制度最好安排学生与教师见面。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古典文学教授詹姆斯.奥唐纳(James J.O’Doonnell)认为,相对于现代社会其他信息传播机构而言,大学的特点在于两点,一是师生之间的交流,二是存在着一个面对面的人群加上一个有利于学习的氛围。大学需要重新发现和强调这一特点的意义,才能向社会证明自己的价值。现在北京大学的本科生人数还可以做到让老师和学生见面,不至于因为网络等技术因素造成教师与学生面对面交流的阻隔。对于通选课等跨院系的课程,学生选择课程时教师不一定是本院系的教师;对于元培计划的学生,所有教师都不是本院系的教师,安排学生和教师的面对面交流,才能促进学生和教师之间的相互交流。
4、 选课时间
选课时间安排在学期末尾和学期初也是考虑的问题之一。一些学校把选课时间安排在上一学期期末,这样在组织方面有便利,可以有时间对选课中出现的问题进行调整,缺点是新生不能和老生一起选课。为了让新生也参与选课,我校仍然把选课时间安排在假期和开学初,把选课最后的确定日定在开学前两天。为此,学校作了专门的校历调整,把正式上课前一周(第0周)周4、周5两天定为面对面选课日。
在以上选课制度支持下,北京大学通选课、公共选修课、体育课、政治课、大学英语、公共计算机等公共课程相继进行了教学和管理全面改革,由原来的固定排课编班转变为由学生在大学四年中任意选修,学生自主制定个人课表,自主选课堂选教师。学生在网上不断交流对教师教学各方面的看法,学生与教师面对面确定自己的选择,使得新的选课模式也成为促进北京大学教学改革、提高教师教学质量的重要制度因素。
选课制度改革与“元培计划”理念相辅相成,元培计划学生在1-2年级以通选课和公共课为主,并在此过程中逐步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灵活而有人文精神的选课模式使这一宏大教学改革得以稳步推进。
新的选课制度给予了学生自主构架知识结构更多的自由度,促进不同领域的学生在一起学习,同学们不同的知识背景和眼光都会给每个人不同的启迪。新的选课制度增加了教师与学生的接触和交流,对提高北京大学本科教学质量将起到重要作用。选课改革刚刚进行几年,目前基本得到广大教师和同学的支持和理解,显示出其制度安排的先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