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学院教学成果系列报道一】探究教育元旨 乐培时代英才:“元培计划”实施八周年侧记
2009-10-29

【编者按】2001年,一个以老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名字命名的人才培养计划在北京大学诞生。如今这个计划已实施八年,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北大第一个非专业类本科学院“元培学院”也于2007年正式成立。元培学院的成立,标志着北京大学本科教育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元培计划是北京大学本科培养模式的一次大胆改革和成功探索。在“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十六字方针指导下,元培计划管理委员会及后来的元培学院不断探索,勇于创新,在自由选择专业及导师制、学分制、弹性学制、文理科学生混合住宿等方面摸索和总结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不仅为北京大学各专业,也为兄弟院校的教育改革提供了借鉴。

 2001-2008年,元培共招收八届学生,总数达1020人,已为社会输送四届毕业生计477人,其中350人到国内外著名大学及研究机构继续深造,其余已全部就业。元培学子在专业学习及科研实践能力等方面都有卓尔不凡的表现。2009年,元培学院获得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特等奖,并成为教育部首批“国家创新人才培养之改革计划实验区”。

 为了及时回顾和总结元培经验,积极稳健地推进教育改革,北大教务长办公室和新闻网特推出“元培学院教学成果”系列专题,从不同角度对元培八年的光辉历程予以简单勾勒,愿元培精神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元培学院教学成果系列报道一】

探究教育元旨 乐培时代英才:“元培计划”实施八周年侧记

 任启明,元培学院2005级学生。在北京大学第十七届挑战杯竞赛中,他与另外两名同学以“当代大学生参政意识与参政状况调查——以大学生参与人大代表选举的实证分析为视角”为题,从法学、社会学、政治学三个不同的学科视角进行了分析论证,并最终夺得特等奖。对于任启明而言,这样的跨学科多视角研究并不困难:元培学院的自由选课制度,不仅使他兼备法学与经济学两个学科的基础知识,也让他可以方便地找到学科背景不同但具有共同兴趣的研究同伴。在元培学院,像任启明这样能够熟练运用多个学科知识的学生并不鲜见。

 “厚基础、宽口径的元培理念对我四年的本科生活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四年前考入元培计划实验班的任启明,即将以元培学院毕业生的身份进入北大法学院继续深造。

 从元培计划实验班到元培学院,这一转变,发生在2007年。当年9月6日,元培学院正式成立,这项以蔡元培校长的名字命名的本科教育教学改革计划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北大常务副校长林建华在成立大会上表示,元培学院的成立,将为元培计划的实施提供更大的舞台,也将为北大整体教学改革提供理论和实践的基础。“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现实中的元培学院,正在实践全新本科人才模式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在北大成立一个厚基础、宽口径的本科学院,这一想法的产生要追溯到十年前。”原北大副教务长李克安向记者介绍。1999年,在对现行本科教育现状与问题的思考中,北大成立了“本科教学发展战略研究小组”,开始新的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和探索。经过将近两年的反复研究与论证后,研究小组认为本科教育的主要任务就是进行高等教育中的基础教育,应当着力培养基础知识宽厚、创新意识强烈、具有良好自学和动手能力、适应性强的高素质人才,这样的人才既可以成为研究生教育阶段的优质生源,也可以成为社会需要的适应面广的创新型复合型人才。在此基础上,研究小组进一步提出了北京大学本科教育教学改革计划,这便是2001年9月正式启动的元培计划。

 元培计划最重要的举措是成立元培计划实验班。实验班的基本理念是强调本科教育在整个高等教育阶段中的基础地位,而在具体操作上,则是实施本科生学习制度的根本变革——由学年学分制变革为在教学计划和导师指导下的学生自由选课学分制,在低年级实行通识教育和大学基础教育,在高年级实行宽口径的专业教育,学生入学后可以在全校范围内自由选课,并在学校教学资源允许的条件下自由选择专业。在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个学生都拥有充分的自主权。

 基于这样的理念,元培计划实验班于2001年秋正式成立并招生。刚刚起步的元培计划婉拒了新闻媒体的关注,当年10月出版的《中国教育报》以“北大本科教改实验悄然进行”来形容元培计划的诞生。“当时我们希望能够先踏踏实实地做出一些成绩。”元培学院副院长苏彦捷表示。而在随后的几年中,正如苏彦捷所言,元培计划一步一个脚印,在实践“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教育改革理念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2006年10月,时任校长的许智宏在元培计划五周年回顾与展望大会上表示:“元培计划实验班实践了全新的本科人才培养模式,所取得的成绩超出了我们的预计。”

 “一提到实验班,很多人第一感觉就会认为这是一个把‘精英’集中在一起的地方,但元培计划不是这样。”李克安告诉记者,无论是国内其他高校的实验班还是北大以前举办的文理实验班,大都是“尖子班”、“强化班”的模式,从在校学生中“优中选优”,进行集中培养和强化训练,而这种模式只能使少量优秀学生受益,却无法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实验班并不是元培计划的最终形态,之所以采取这种形式,是为了通过实践探索,使人们了解并认可元培理念,为进一步的教学改革奠定基础。“元培计划要为北大全面实施新的本科教育方案奠定基础,元培计划实验班,并不是它发展的终点,它要使所有的北大同学受益。”李克安说。

 正如李克安所言,“通识教育”、“自由选择专业”、“本科生导师制度”、“自由学分制”、“弹性学制”,这些字眼在成为元培计划前行道路上的关键词的同时,也正在逐渐地被人们熟知并认可。在北大丰富多彩又复杂的课程体系和专业体系中,元培计划的学生表现出了良好的驾驭能力,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得到了学校各院系和社会的认同。与此同时,元培计划的独特理念不仅仅使元培实验班的学生从中受益,更在切实影响着北大的每一个学生。在走过成绩卓著的六个年头后,北大经过认真研究,决定成立在元培计划实验班的基础上成立元培学院。这为元培计划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舞台,同时也标志着北大本科教育改革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学科有界,知识无边

 周岩,元培计划2002级学生。刚进入北大时他一门心思学习化学,但很快发现仅掌握化学一方面的知识对很多文献难以做出深层的理解。他在大二上学期时作出决定,利用元培的自由选课机制和弹性学习年限,修完物理、化学、生命科学的全部必修课。2007年毕业时,他成为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化学专业录取的唯一一名北大学生,对方看重的正是他的复合型背景与跨学科研究能力。“今天的成绩是我在元培特殊的体制下努力的结果,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元培,也不会有这样的今天。”周岩在接到通知书后表示。

 周岩的成功得益于元培自由宽广的学习制度。而对于他的师弟师妹而言,展现在面前的空间则更加广阔。只要愿意付出努力,拥有复合型的知识背景和跨学科的研究能力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从元培计划实验班到元培学院,改制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要充分利用元培计划跨学科组织专业和跨学科建立课程体系的功能,为学生提供更为丰富的选择和机会。

 “学科间的界限往往是人为划分而成,它们之间并没有鸿沟。不同学科的交叉领域,往往是创新的源泉所在。”李克安告诉记者,我国大学教育长期实行的学科划分机制并不符合现代科学研究的规律,知识面狭窄所带来的创新能力不足,已经成为制约人才培养的桎梏。 “多学科背景、跨学科研究能力已经成为现代科学研究者所应当具备的素养,元培学院的一项重要任务便是要充分调动各种有利条件,在培养跨学科人才的道路上再向前走一步。”

 而向前走的这一步,便是组建跨学科专业。2008年,元培学院成立了第一个跨学科本科专业——古生物学。这个专业的设立,具有重要的标志性意义——在此之前,我国现行的大学本科教育按照学科分类进行专业设置,在跨学科专业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

 古生物学专业目前已经招收了两届学生,运行情况良好。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在接受《中国教育报》采访时表示,针对古生物学专业,学院整合利用北大现有的师资资源,聘请相关研究领域的教师担任元培学院本科生导师,指导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学生可以在生物、地学、环境等相关学科和院系选修所需要的专业课程。元培学院还专门为古生物学专业的本科生设计了培养方案的框架,而具体的方案则由导师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确定并实施。

 除了古生物学之外,另一个跨学科专业“政治、经济与哲学”的建设与申报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苏彦捷副院长告诉记者,现代社会的发展要求领导型人才不但要具备政治学、经济学的知识和思维方式,而且要能从哲学的高度、以哲学的思维方式来分析和解决经济和政治领域的问题。“元培学院已经具备了组建政经哲跨学科专业的条件。”苏彦捷表示,北大在政治、经济、哲学三个领域都有非常强的学术力量,而元培学院自由灵活的课程选择机制则正好可以将多方的资源优势加以整合与搭配。

 苏彦捷表示,下一步,“历史与文学”、“计算机与心理学”、“生物医学工程”等也将成为元培学院跨学科专业建设的可选项,跨学科专业教育的探索将步步深入。“这一方面可以为学生提供更丰富的选择和教育机会,同时,也对增加北大学科多样性,提高北大整体竞争能力具有重要意义。”苏彦捷说。

 勤培广育,硕果渐繁

 “基础知识宽厚、创新意识强烈、具有良好自学和动手能力、适应性强的高素质人才”,是元培学院着力培养的目标。这一目标是否能够真正落到实处?创新意识的培养和跨学科研究能力的形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现?面对这个问题,苏彦捷显得信心十足:“灵活自由的选课机制为学生科研能力的增强提供了制度上的基础,而具体的实现则有赖于学院对本科生从事科研活动的大力倡导。”

 “只有更多地接触科研,参与科研活动,学生的创新意识和研究能力才能真正得到提升,才能真正明确自己的兴趣和将来发展的方向。”苏彦捷表示,目前一些高校所尝试的通识教育往往会演变为各学科概论课的搭配,蜻蜓点水式的学习使学生看似对多个学科都有了解,但都了解不够,无法真正形成跨学科的学术视野。“只有真正投身到科研实践中去,才能谈得上学术能力的培养。”

 “出色的理念离不开具体制度的支持。”元培学院团委书记王逸鸣告诉记者,学院对本科生的学术科研活动给予了高度重视,将支持学生参与课外科研活动的工作加以制度化,鼓励学生积极参加科研实践。学院院长办公会于2008年11月通过《关于元培学院学生在校期间发表学术论文奖励办法》,鼓励学生参加“挑战杯”等各类学术竞赛,申请参加各种科研基金项目,并对每一位参与科研的学生提供物质激励和一对一的信息咨询服务。

 多视角交叉学科的培养机制,辅以学院对学生科研活动的有力支持,使得元培学院的本科生科研活动取得了卓著的成果。09年5月,元培学院荣获北京大学第十七届挑战杯学术竞赛团体最高荣誉“王选杯”,而这已是元培连续第二年摘得桂冠。自03年起,参加本科生科研基金项目的元培学生逐年增加,至08年时参与人数已达到同年级在校生的37%以上,名列全校前茅,获得的优秀论文数也在全校前列。

 “优秀成果的产生并不是元培本科生科研活动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塑造出爱做学术、会做学术的氛围,让同学们意识到宽视野、厚基础对学术研究的重要作用。我们做到了这一点。”谈到这里,苏彦捷脸上露出自豪的神情。经过八年的不懈努力,厚基础、跨学科的元培理念已在元培学院师生的心中生根发芽。

 以第一名身份保研,现在北大哲学系外国哲学专业攻读硕士学位的南星在回顾自己的本科生涯时谈到:“在元培,不同专业的同学住在一起,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方式都不尽相同,活跃的思维碰撞出火花。不管是做学术研究还是社会工作,更需要的是一种综合的素质与宽厚的基础,要学好一个专业,其他专业的相关知识非常重要。感谢元培,让我在这方面能够有所超前。”

 在一次元培学院的毕业座谈会上,同学们做了个小小的测验:“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会怎样?” 82%的同学表示:选择元培,无怨无悔。

 前路漫漫,责任在肩

 “说实话,我们做这件事,确实不容易。从现在取得的成果来看,元培计划的理念是成功的,应当明确地继续坚持下去。”在谈及元培计划的发展前景时,李克安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八年来,在国内几乎毫无任何经验可供借鉴的情况下,元培计划委员会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在固有的教育模式下,元培计划的实施克服了很多制度上、观念上的障碍,经过八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的稳步前进,元培理念获得了广泛的了解与认同,并依然在不断地向前发展。“改革的步伐可能或快或慢,时间可能或短或长,但元培计划的核心理念我们应该坚持下去,并最终向全校推广。”李克安说。

 正如李克安所言,不断成长的元培计划理念,正在逐步影响着整个北京大学。现在,北京大学除了有元培实验班这个“大元培”外,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以院系为单位的“小元培”。近几年来,各院系除了在教学方面普遍采取“通识教育”外,在招生上,也开始尝试按院系或者学科大类招生,这是对原来按专业招生及过窄专业教育的一种改变与超越。现在,除了外语类和医学类专业外,全校各院系均实行按院系或者学科大类招生,学生被录取后,进入相应院系,先学习通选课以及这个学科的共同基础课,经过一年、两年或者三年的基础课学习后,进行分流,由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在院系范围内自主选择学习的专业。

 除此之外,减少毕业总学分数,取消限制性选修课;改革全校公共课排课制度,打破过去全校公共必修课按专业班级统一排课的固定模式,由学生根据自己的不同情况选择学习的时间和课堂,放宽学生转专业限制……如此种种措施,都在具体实践着培养多学科背景、宽知识基础的通识教育理念。

 在21世纪初叶,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时代特征,从社会用人的状况说来,工作岗位的频繁变动已经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从科研创新的角度来说,学科的交叉和融合也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坚持“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培养方针的元培计划,必将在中国的高等教育领域绽放出夺目的光彩。正如北大常务副校长林建华在元培学院成立典礼上所言:“元培学院对本科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将对北大乃至整个中国本科教育产生重大影响,将为北大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宏伟目标的实现做出重要的贡献。”

 编辑: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