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学院2010年暑期社会实践风采之三——赴赴甘肃兰州市实践团
2010-10-22

实践团编号:pkusp2010173

实践团名称:北京大学元培学院赴甘肃兰州市暑期社会实践团

指导老师:沙丽曼

领队:郭泆杉

队员:郭泆杉,薛元,魏然,陈可人,岳晓琼,王蒙,赵云赟,孟祥芊

  

   我们,是北京大学元培计划2010年赴甘肃兰州暑期社会实践团。

   2010822日至30日,我们一行八人,在以拉面闻名全国的甘肃兰州,开始了为期9天的社会实践活动。

   我们尽己所能为那些孩子增添生命的亮色;努力调研留守儿童的生存境况。试图去触摸他们幼小灵魂的深处,去理解,去感知。

   带着爱,出发;播撒爱,收获。

一、出发

   2010822日,作为10年元培计划撒向全国的一粒种子,我们一行8名成员,以北京西站为起点,踏上了此次西部放歌的大爱之旅。

   我们的目的地是兰州。它是甘肃省的省会,也是中国唯一黄河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大西北,总让人联想到茫茫戈壁,偏僻,贫瘠。然而,这个西部城市,却是中国陆域版图的几何中心,同时还是七大军区之一的兰州军区本部。在旅途中,我们既有些不安,又充满了新奇与兴奋。这座城市,远在天涯,却又近在咫尺。

 

二、支教 经验交流

   在兰州,我们主要进行了支教,经验交流和社会实践三项活动。

   暑期实践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支教来实现的。因此,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试图把支教做到最好。自824日起,我们相继在皋兰二中、明德小学等3所学校开展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课程,累计教学40人次,并受到了学生和当地老师的一致好评。在授课过程中,队员们除了教授知识性的内容,也着重开阔了学生的视野。支教的日子里,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最让我们忘不了的,是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得知我们到来的消息后,孩子们欢呼雀跃着,欢迎着我们。他们的清亮双眸如星闪烁,那其中火热的求知光芒,让我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与感动……我们在欣喜的同时,肩上,也压上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无论如何,决不能辜负那些充满了梦想与希望的目光——我们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竭尽所能!实际上,我们确实并没有什么教学经验,也不懂太多的教学方法。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地超越过去的自己,用我们的方式,告诉他们怎样去效率地学习,怎样去乐观地生活……我们将课程内容分为知识拓展,励志教育,学习指导,素拓娱乐四项,希望由此尽量全面提高孩子们的能力。另外,我们也在教学之余,针对包括高三年级实验班在内的不同群体,开展了以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北大概况为主题的励志宣讲,大大激励了孩子们学习的热情,收到了相当好的效果。然而,在支教的过程中,我们清晰地认识到,即使我们可能拥有足以解答孩子疑问的知识,在不了解当地孩子实际情况和缺乏有效教学经验的情况下,也只会是事倍功半。因此,在支教之余,我们与当地的老师保持了很好的交流,不仅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宝贵的教学实践经验,也从我们的角度向老师提出了一些教学方面的建议。或许浅薄,但哪怕只能对孩子们的成长有一丝一毫的帮助,我们便会无比的欣慰。

 

三、社会调查

   在甘肃,我们还以甘肃什川明德小学留守儿童教育和成长状况为主题展开了一次社会调查,我们在详细了解相关资料和当地大致情况的基础上,通过向校长、教师了解情况,在与孩子们的相处和互动中代入式理解,采用半结构访谈形式进行的家访,设计游戏来进行观察,并利用作文课收集了资料,在后期采用定量和定性两种研究方式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并撰写报告。经过详细的考虑,我们选取了三位留守儿童进行家访,以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状况。

   1、魏千禧,女,2000年生,父母均于兰州工作,与爷爷奶奶生活,现就读于明德小学五年级。

   2、陶蔚,女,2000年生,父母于兰州打工,与外公外婆生活,现就读于明德小学四年级。

   3、陶泽鹏,男,父母均于新疆乌鲁木齐打工,与爷爷奶奶生活,现就读于明德小学五年级。

   首先是陶蔚,从姥姥的话中,可以感受到她父母对于她的爱的强烈表达,而姥姥姥爷也同样非常宠爱这个孩子。这些都随同她身边的种种环境影响了陶蔚的性格:在童年受到来自全家的宠爱和关怀,所以会开朗、热情、活泼,以及多才多艺;而因为父母不常在身边,加上身处农村的环境,都使得陶蔚没有一般城市小孩娇生惯养的毛病,而是非常懂事,待人亲切,并且落落大方。喜欢音乐和舞蹈,这都是她性格的最好写照:她是欢快的、律动的、跳跃的、优美的,无怪乎大家都会喜欢这个小姑娘。

   千禧则是另一种情形:从她爷爷奶奶的性格可以看出来,这家人具有的共同性格特质是安静、大方、睿智、内敛、坦诚。虽然性格还远未说成型,这些特质已经开始在千禧身上显现了。看得出来奶奶非常爱千禧,但是绝不会溺爱,有她一套教育孩子的方式;爷爷虽然不大爱说话,但看得出来人缘很好,为人也很稳重大方。从奶奶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父母对于千禧的宠爱,但他们的表达方式非常温和,不奔放也不张扬。这种环境之下成长的千禧,要比同龄人更为成熟,愿意面对自己的坏毛病,同时因为性格温和而不失热情,和同学的关系相处得非常融洽,班长只是名称,通过观察就可以知道,她是班上女孩子里的核心人物,是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宝贝。

   而陶泽鹏这个男孩子,本应该更活泼一点,虽然这所学校的男孩子在面对我们时普遍难以像女孩子那样自然大方地面对,也只是因为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比男孩子更为习惯和擅长言语交流,而男孩子则更喜欢通过某种形式的活动:比如各种游戏来实现互动。但陶泽鹏对于我们的躲避超过了应有的限度,他的言语和行为所表达的信息其实很明显:对于他人过于热情的交流有本能的抗拒;压抑自己对于新奇事物的好奇心;对于女性尤其难以自如地交流。严格说来,陶泽鹏的内心社会化程度和健康度都不如上述两个女孩子,而过早缺失安全感的体验对于男孩子的成长尤其不利,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陶是西部留守儿童一个比较典型的个案,他的成长非常需要我们的关注和引导。

   在之前的实践准备中,我们统一认为不可单独地挑出一些孩子进行正式的问卷调查,或许找不出孩子真正的答案,或者会因为一些答案的发掘会给孩子带来伤害。因此,我们想要通过集体游戏的进行来寻找到些蛛丝马迹。最终我们选择的对象是小千禧所在的五(1)班。据老师反映,这一班孩子比较活泼,上课时的配合也更佳,30名孩子中,除了小千禧还有另外两位留守儿童,为一男一女。通过游戏的进行和参与,我们发现了一些他们在互动时的特别之处,我们格外留心这些细节所喻示的情感选择,并在调研报告中进行了讨论。动态观察后,我们同样希望能让孩子们展现一些内在的感情,所以在下午的时间便在同一个班内进行了一堂作文课的教学。题目很简单,就叫做我的家,内容不限。根据老师对他们作文写作水平的估计,孩子们被要求在有限的半小时内写出250字的内容。孩子们对待这项任务的态度都很认真,并在我们的鼓励下描述了尽可能多的真情实感。这些作文是我们收集到的珍贵资料,可以帮助我们去进入和了解这些孩子们的内心,了解他们的渴望和需求,快乐与悲伤。与孩子们的接触是短暂的,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记忆中的我们就会模糊,毕竟我们只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当孩子们的父母不能成功地承担自己的使命时,他们的未来是堪忧的。即使看到了千禧、陶蔚和陶泽鹏现如今还比较令人满意的成长状态,也难以打消我们的重重顾虑和深深担忧。

   留守儿童之家的存在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安慰,它表明了社会力量、学校对留守儿童这个群体的关注。但这样一个机构的运作能否持久?具体效果究竟如何?这不是我们去一所学校,接触三五个孩子便能回答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实践后带回的无力感的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服务基层建设,承担历史使命,与农村,与留守儿童的这次亲密接触,给我们带来了压力,带来了责任。尽管人微言轻,但我们还是希望,可以在关爱孩子的路上走得更远。

 

四、告别

   这次实践之旅是在青海湖划上句号的。人生就是一个梦想接着另一个梦想,一段旅程承接着下一段旅程,当我们经历了这一路来的忧虑、疲惫、劳顿,最后坐在美丽的西部高原湖边,看着远挂天边的太阳离我们前所未有的贴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是温暖而安静:在那一瞬间我们听到了生命萌动,梦想开花的声音。

   我们每个人最初怀着怎样的心情踏上这段行程,这不重要;我们能够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改变,这不重要;无论我们身上被承载了什么,期待了什么,而我们又实现了什么,这些全部都不重要。我们从来都不是为了什么意义而踏上甘肃的土地,而最终永远存留的,只有那些难以忘怀的瞬间,那些温暖的眼神和笑脸,以及青藏高原上悠远的天空,和我们闪亮的日子。难以忘记小陶蔚活泼的歌声和勾魂的飞吻,小千禧好像柳叶般咪咪的笑脸,还有就是不说话的酷男泽鹏哥。难以忘记照相时一哄而上挤来挤去,一听到老师要来了立刻作鸟兽散的四一班顽皮众。难以忘记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们对我们的热情招待,和说起自己孩子是带着疼爱、欣慰和一些无奈的申请。难以忘记皋兰二中热情的孩子们,和他们在乱哄哄的寝室里吃瓜子、水果,聊一些年轻孩子感兴趣的事。难以忘记每一堂课前我们的紧张和不安,却通通在孩子们期待的眼神,认真的申请和积极的配合中化为乌有。难以忘记和孩子们一起吃的几顿饭,虽然食物常常难以下咽,却因为不时跑来聊天或者提问的羞涩小姑娘们而变得有滋有味。难以忘记聊起大学生活时,他们带着歆羡和向往的眼神,让我们恨不得把所有的本事都倾囊而授,期待着他们有朝一日也可以快乐地漫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园子里。难以忘记临别时,虽然没有太多矫情的话语,却能感受得到每个人眼中的不舍,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虽然已时隔一个多月之久,当我们回忆起这段故事,每个人却都是同样激动,彷佛这些都刚刚发生在昨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我们翻看着一起拍的照片,内心便会充满柔软的情愫。

   这段行程中,自然有挣扎,有担忧,有不安,有无奈。当我们回到学校的时候,会忍不住去想,也许他们没有那么喜欢我们,也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将我们彻底忘掉。想到这些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很沮丧。但是没过多久,就有很多孩子通过我们留下的手机号或者QQ和我们取得了联系。皋兰二中志博班一个叫杨微的小姑娘和我们说:我们都好想你们啊,你们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呢?于是,所有的不安和沮丧,都在这瞬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一个会心的微笑。

   有一首很老的歌,大家都会唱的。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

      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

      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

      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

      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

      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

      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  

 

五、收获

   穿上实践衫的那一刻 ,我们的征程开始了,是荣誉, 也是责任,九天 、八人 ,去创造我们的西部梦。

   被称作老师,是我们最大的自豪。孩子明亮的双眸给我们的,是压力,更是动力。而我们八个人之间,在这九天的历程中,愈来愈亲密无间。想来,我们没有人可以再想起,第一次队务会的感觉。那时的我们,是那样的陌生。而如今,亲如一家的人们,散落在教室的各个角落,心中却有了彼此。这就是缘么?

在西部放歌的旅途上,我们一起走过••••••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赴甘肃兰州市暑期社会实践团

                   元培学院团委社会实践与志愿者部

                            2010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