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闻》:“元培”十年探路本科教改
2011-10-24

    2003级的汪清清同学曾先后选学了生命科学、化学、光学管理学院的课程,最后却选择了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毕业后其数学和生命科学的跨学科背景使其顺利获得美国哈佛大学生物系统科学方向的博士生全额奖学金。
    2004级的姜锐同学虽选择了物理方向,但又同时选修了数学专业的十几门基础课,考试都是满分,毕业时因为对世界的好奇心而对佛学产生了浓厚兴趣,硕士改投哲学专业,期间选修了北京大学工学院的相关课程,硕士毕业后获得了斯坦福大学全奖攻读石油工程方向博士。
    马煜等5名学生,先后自愿休学一年前往西藏等边疆支教;2007级物理方向的郭成威同学,2010年自愿要求休学一年,入伍参军。
    这些个性极为鲜明独特、在外人看来“爱折腾”的学生,却是北京大学元培学院的骄傲。自2001年9月启动“元培计划”起,北大元培学院已有十年历史。在老校长蔡元培先生“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办学思想指引下,元培学院已招收11届学生,总数超过1800人;已毕业的7届学生中,七百多人到国内外著名大学及研究机构继续深造,其余均100%就业。
    在北大元培学院院长许崇任看来,元培学院因为年轻,仍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和改进,“但元培模式符合北大本科教育改革的目标,是成功的,有生命力的本科教育模式之一”。
    “十年来,元培教学改革不断深入发展,在多样性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素质教育与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建设、教学与学生管理体系的改革探索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与成绩,为学生的综合素质、创新能力的培养以及多样性的选择奠定了扎实基础。”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院士表示。

自由选择

    2001年9月,经过反复深入调查研究,北大正式启动了面向未来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本科教育教学改革综合计划——“元培计划”,同年9月成立了元培计划管理委员会,并设立了“元培计划”实验班。2007年,在元培实验班的基础上,北大正式成立元培学院。
    许崇任介绍,元培计划的基本理念,是通过建立通识教育和宽口径专业教育相结合的本科教育体系,培养既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既学识渊博又谦逊达理、既勇于批判又善于合作的社会各领域中坚力量和领导型人才。
    基于这一基本理念,元培计划设计了相应的人才培养模式,即“只按文理两大类招生,学生入学不分专业,在低年级进行基础教育和通识教育,在高年级进行宽口径的专业教育,逐步实行在教学计划和导师指导下的自由选课学分制和自主选择专业制度”。
    尊重学生的兴趣与选择,尊重学生个体化差异,是元培学院的重要特色。元培学院的学生可以在较大的学科范围内选择和安排自己的课程与知识结构。学生对北大的学科状况有了进一步了解后,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志趣在全校范围内自主选择自己的专业。
    “在北大元培的四年,给我最深的感觉便是自由:精神上的自由,学术上的自由,学习上的自由。”谈及四年大学生活,汪清清在回忆中如是说。正是这种自由,容许汪清清在生命科学、化学、光华管理学院、数学学院之间恣意翱翔。
    而这种自由对刚进入大学的年轻人来说是必要的。因为“甫离高考,面对一个全新生活的我们,很少有人对自己未来的专业有清醒深刻的认识”。汪清清说,“元培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我由迷茫之中最终选择了自己所喜爱的专业,从而使得我在北大未来几年的学习找到了一种真正的快乐。”
    “不为他人而学,不为其他目的而学,只为学而学。”汪清清说,“元培的四年引领我从逃避选择到尝试学会选择,给予我一个学会选择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这四年的经历让我深深地体会到,要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对此,2001级元培法律专业学生滕琪也表示,刚进大学,面对的是彷徨迷茫路,元培提供了独立探索,自由选择的环境。在这里,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进行自由组合,每个人都会形成一份知识的独特“套餐”。学会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是元培学院给予学生的财富之一。
    而今,滕琪已在国内一家大公司就业多年,所从事的却是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
    “北大集中了中国最优秀的青年学生,他们求知欲望强烈、富于进取精神,这要求我们全力提供启迪智慧、富于挑战和创新精神的教育。”北京大学原副校长、现任重庆大学校长的林建华曾这样说。
    “为应对快速发展和日益多样化的社会需求,我们坚持学生必须具备扎实而宽厚的知识基础,以多样化的培养方案、自主学习和在创造中学习的教学模式启迪学生智慧、培育人文和科学素养,并全力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社会责任感。”林建华表示。

导师制是核心

    “导师制是元培学院的核心制度。”许崇任说,学校从各院系聘请资深教授作为导师,通过讲座、座谈等活动开阔学生的学术视野,对学生选课、选专业、学习内容及方法、科研活动以及生活发展等方面进行指导。导师由相关院系推荐,校长聘任。
    元培学院也会邀请一些各领域内的佼佼者,聘任他们担任元培学院学生课外导师。他们用各具特色的方式,为学生们指点人生、启迪智慧,帮助元培学院乃至北大的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才。
    “导师的任务是发现学生的潜力,就学生的专业选择等问题提供个性化的指导。”许崇任介绍说。而最重要的是,“导师要塑造学生的科学精神,培养学生优良的学术品质和高尚人格”。
    在生命科学、光华、数学科学等学院辗转彷徨之际,汪清清也得到了元培导师的帮助。“与元培聘请的来自各院系的导师作深层次的交流,倾听他们的关于专业介绍的讲座;在这之后所确定的专业意向,是在对它有了深刻的了解,明白这真正是我所喜爱,愿意在日后全力以赴学习研究的地方。”
    北大工学院院长、研究生院院长陈十一教授是众多元培导师之一。在陈十一看来,“元培的学生都是出类拔萃的学生,能与最好的学生见面交流,直面他们各种深刻又富有挑战的提问,并与他们共同分享元培的教育理念”,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为此,元培学院任何事情找他,陈十一都会欣然答应。
    不久前,陈十一将一名元培学生送往日本一所大学交流学习三个月。学习结束后,日本的老师告诉陈十一,这名学生非常优秀。自2007年担任元培导师以来,陈十一接触了一批综合素质好,顶尖优秀的学生。他们的独立思考、自由探索的能力深得陈十一的赏识。而在陈十一的影响下,许多富有潜力的元培学生也转向攻读工程科学。
    据介绍,目前元培学院导师已经是第四届,他们是来自全校各院系的48位在不同专业领域有丰富教学经验,学术水平高的教授。曾经的导师队伍中,更不乏现任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国家级教学名师数学教授丘维生等明星教师。
    为了推动优秀的导师参与到元培学院的人才培养,在一次元培计划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院士曾向各院系下死命令:要认真做好元培计划指导教师的调整和充实工作,特别是要充实进一批年轻有为、热爱教育的青年教师,并在政策上和经济上给予必要支持。

跨学科交叉

    跨学科专业设置是元培学院的另一大特色。
    据介绍,元培学院在按文理两大类招生后,学生低年级时主要学习通识课程和宽口径基础课程,一年半后在导师指导下,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志趣,在全校约120个专业中自主选择专业,也可以从几个院系选择课程形成跨学科专业。
    在元培学院的宣传册中,对于跨学科交叉专业是这样介绍的:根据学生的自主选择,“学院则调整各专业的教学计划,在保证培养规格的同时增加选课的灵活性,学生可根据培养方案形成自己的学习计划”。
    为了给学生提供更多选择,元培学院还设置了“古生物”专业、“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PPE)”专业以及“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专业等跨学科专业。
    以PPE专业为例,这是一个由元培学院与政府管理学院、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哲学系联合设立的新型跨学科专业,目标是培养素质高、学识宽泛、基础扎实、适应力强的领导型人才,并为相关学科输送高质量的研究型人才。
    古生物专业则是由生命科学、地球科学和环境科学等交叉而成的基础学科,侧重于研究地球历史上的生物多样性、各生物门类的系统演化关系、地球物理环境与生物界之间的协同演化关系。“该专业已形成明显的学科优势和特色。”元培学院一位老师说。
    为拓展学生综合素质,元培学院还开设了平台课“学术规范与论文写作”作为学院必修课程,并开设英文写作课“批判性思维与写作”供全院学生选修。另外,元培学院还与北京大学林肯中心合作开设了英文课“从全球视野看城市与公共经济与政策”。
    在跨学科交叉的框架下,元培学院实行了弹性学制。据介绍,元培学生完成公共基础课、通选课及相关专业课的学习,修满规定的学分后,即可毕业,并获得所学专业的学士学位证书。学校允许学生在3~6年内完成学业,为学生自主学习和创造性学习提供制度保证。
    为了促进学生间的交流,学校可谓绞尽脑汁。“即便是在住宿方面,元培学院文理科学生也是混合分班,混合住宿,为不同专业同学之间的交流和学习提供条件。”
    “元培计划实验班打破了传统的固定专业教育模式。”林建华曾评价说,元培计划比较彻底地实行了自由选课学分制、导师制和弹性学制,在教学计划和导师的指导下,学生能够在较大的学科范围内选择和安排自己的课程、设计与未来需求相适应的跨学科的知识结构。

双轨教学待融合

    推动本科教改,推行通识教育,是目前高校工作的重要方向。此前,包括浙江大学、武汉大学等国内众多高校,都曾从各个方向出招试水本科教改。相对而言,北大的元培学院是较为成型的案例。
    但存在的问题和困局也是有目共睹的,其中首要的仍是观念问题。
    在2008年复旦大学举行的“大学通识教育论坛”上,许智宏就曾指出,实行通识教育最重要的是改变我们教师的观念。不少老师认为,育人是团委、学工部的事,而教师的事是教书,这种割裂极不利于通识教育理念的贯彻。改变这个情况,是每个教育者的责任,必须认识到在课程教育过程中,教师同样要担起培养人的责任。
    而要让元培学院通识教育的理念深入到北大全校所有的教职工头脑中,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几年前,网上一篇题为《北大的元培计划是一个失败的计划》的帖子,曾让元培计划的教改成果受到质疑。该帖子自称是“来自元培计划学生的讲述”,如果帖子内容属实,则其中反映的一些问题确实应当引起深思。
    发帖者在帖子中提到了自己到学校各院系要课程计划表的事,看到各院系的教务处的老师的态度并不积极。
    有教育专家指出,通识教育理念并不是光有教学管理者、导师掌握就行的。这一理念的贯彻,需要学校整个教学环境对通识教育的适应,需要社会对通识教育的认同,由此将会衍生出学校的教育管理模式能否适合通识教育等问题。
    该帖子中也对导师制提出疑问:“选课指导——不仅是没有宣传中那样的指导,甚至没有切实可行的任何指导;平时辅导——几乎是虚的;讲座——开始得晚,且内容没有针对性。”
    对于学生与老师的交流问题,许智宏在“大学通识教育论坛”上曾指出,现在北大的很多同学都在反映,接触教师的机会不够,通识教育必须要改变这种状况,使教师有更多的机会来接触同学,以自己的言传身教来感染同学。国内最好的一批大学教师非常地忙。如何让教师有更多的时间潜心教育,是高校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因为这个教育不仅是传授知识,也是育人。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才是通识教育。
    早在2005年,元培计划管理委员会曾公布了一份报告《北京大学“元培计划”的回顾与分析》。此报告也曾呼吁,“希望全校教师对元培计划的学生、元培计划的活动热情接纳、支持。”
    在外界学者看来,元培学院面临的最大问题除了观念问题外,还包括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如何更好地衔接和融合,专业教育背景下实施通识教育的困境如何破局的问题。
    据悉,目前元培学院的教学仍然主要依托专业院系,课程主要由院系开设,学生在选定专业后,虽然学籍仍在元培学院,但专业培养主要在专业院系完成。
    “元培学院学生在选定专业后,能否在专业知识学习上顺利衔接?如何根据专业意向更合理地设计低年级的选课方案?”有教育专家表示,在目前的教育大环境下,要解决好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双轨教学”相衔接、相融合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10期 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