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bble:兔子的湖中葬礼
2012-05-27

BY   北大-耶鲁项目参与者  11级 许晓琛CherryPOTATO

一直期待写一篇小文纪念一下一直出现在我们的各种人人状态和日常言论中的Bubble,而其实我想,Bubble更多的是我们42楼里所有人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与积累下的点滴感情的代表。

PART..WHO IS BUBBLEH

关于Bubble是谁,我想了好久应该如何隆重的请我们的主人公出场,不落俗套好难,所以最终决定贴一份简历吧。

Resume of Bubble

[Personal information]

Chinese name :泡泡

English name :Bubble

Nature :rabbit(是的,其实是某只兔子)

Age : IDK(嗯,这个我也不知道)

University: Peking University

Department: Yuanpei School

Major:IDK

[Educational Background]

2012.四月初,

与某大四学姐李冉及其室友在hometown trip 中邂逅,被用20RMB买下,并取名泡泡。

2012.4.(几天后)

被从山西大同带回北京,正式加入42楼温暖大家庭

2012.4.4.20

42楼接受短期“教育”

PART..THE LIFE BEFORE BUBBLE CAME

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但耶鲁北大项目却给了我一百二十分享受的每一天,真的让我乐在其中。

室友是个来自纽约的漂亮的犹太姑娘,谈吐举止温婉大方,对中国文化也了解甚多。初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她主动走上前去和我交谈,让我这个东道主觉得好是羞愧。在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晚上,Laura为我讲了一个我至今记忆犹新的passover day的传说(passover是犹太民族的一个节日,后来我们也在一起疯狂的+疯狂的庆祝了这个节日),让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犹太民族的我感受到了另一种文化的博大和魅力。

在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常常要讨论准备北大之锋和应对各种奇葩的期中考,我一直因为自己没有很多时间和室友沟通觉得很对不住她。Passover Seder的那一天晚上,我特地在狂欢结束后与Laura聊了聊,没想到我们就一拍即合的把每天的10点“正式”设为了我们的 one-hour pledge time,于是之后就有了越来越多的谈心和彻谈。 

Laura会给我看她去世界各地旅游的照片,会为我讲述她在每一个地方遇到的可爱的人们和有趣的事情,会指着地图仔仔细细的告诉我她去过哪些地方(于是,手指划过了大半个地球~);每天我在上课的时候,开始习惯从老师们不经意的一句话中去寻找我们晚上聊天时可以讨论的话题,不论是经济学的、社会心理学的还是数学的,甚至可能只是老师不经意间提到的“神来之语”;Laura会带父母和我们见面,看起来那么elegant的妈妈和总是笑嘻嘻和蔼可亲的爸爸,也难怪会有让我们都如此喜欢的她。每一次的出游,每一次的聚餐,每一次的各种culture 沙龙和orientation,都带给我也许永远难忘的美好。

我和Laura相处的点点滴滴,真的觉得是我这样笨拙的文笔下所言不能尽的,所以就留下一点美好的遐想吧。

42里的每一个人都无比nice和各种欢乐,yalers中的每一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隐藏不了的闪光点。

Laura一样身为犹太青年的Ethan是天生的乐者,从未师从任何人却自学成才到了可以拿起吉他随意的自弹自唱各种各样的美妙曲目的地步(忍不住提一下花痴的睿智姐~),Ethan在自弹自唱的时候,Thomas会和着调子唱着,总是可以和Ethan一起演绎出“天衣无缝”般的配合,让在一旁难得学术一下的我们顿时被拉进了音乐的世界。

Ericka是所有女生中最男孩子性格的一个(也是Bubble的主人一枚),会在我们一起练舞的时候冲进来和Thomas“打架”,(两个人扭打在地上的场面真的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的笑),而这样几乎每周都会上演的“厮杀”往往以ThomasI give up收场。

Natalee是和Laura一般优雅博学的女孩子,我们总在一起讨论老子、庄子、荀子的种种,而我最开心的是她会告诉我我所想的恰是她想说的。我们还会一起讨论“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中在东边的到底是碣石还是沧海,现在想起来我初中在学习古诗文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她这一股钻劲的呢。Natalee还是一个高中的辩论赛教练,我们也会不时的一起讨论中美在打辩论时的差异与相似之处,而往往最有共鸣的就是习惯了开夜车到一两点的不规则作息。

Jess是个地道的韩国女生,身边总是有各种各样韩文的零食和书,总是很主动的和我们聊天的她喜欢问一些各种各样的有些甚至有点奇怪的问题(但是谈话的过程总是很欢乐的)。和Jess共同度过的最美好的就是一起为research准备的时光了。Jess总是极其认真负责,对问卷上的每一个字眼,具体操作的每一步都反复斟酌再三。虽然我们之间也会发生一些争议,但我想,一起做事的情感是不会变的。

Samson应该算是Yale的男生里面和我接触比较多的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的culture沙龙我们都很巧的被分到了同一个组,而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我们在定向中与燕子一组并列第一并拿到奖品时,他手舞足蹈的高兴样子。

还有Jonny,我们的literature youth,总是手捧傲慢与偏见或者是各种诗歌集的英语专业的文艺青年(想象一下我们中文系的孩子们),总是各种卖萌让我们觉得cute到极点的nice guy。以及Taka,十分典型的日本绅士,吹口哨的技术堪称一流,总是很注意自已的言行,虽然也会在喝多了的时候连走路都有些不稳。

真没想到,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这样清晰。

PART..THE CHANGES BUBBLE GAVE US

于是泡泡来了。我们又多了几分欢乐。

babahometown tirp回来后突然告诉我她和Ericka一起从山西买了一只兔子回来,起初我还以为只是个毛绒玩具,直到真的在房间里看到上蹿下跳的白色,才知道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

于是在我们紧张与欢快的生活中,出现了一只兔子。

我们开始试着定时去楼下拔一些草和摘一些树叶(请环保人士轻拍~)给泡泡吃,然后发现兔子其实只喜欢草不喜欢叶子;Natelee总是充满母爱的把泡泡抱在怀里,然后我们就会神奇的发现在其他人怀里挣扎和乱跳的兔子可以可爱的安睡在她的怀里;Jonny会把泡泡装进自己衬衣右上的口袋里,只留泡泡的脑袋和耳朵在外面,然后对着我们各种卖萌,逗得我这个笑点低的人看了就忍不住的笑。当我们所有人在common room里都忙着或学术或娱乐的时候,泡泡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自己跑出来,然后委屈的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人理她,就灰头土脸的被Ericka一把拎起来领回了房间。

期中期末的压力一起袭来的时候,泡泡的到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清新滋味。

PART..THE FUNERAL

幸福的“故事”总是相似的,不幸的“故事”各有各的不幸。

睿智姐那天晚上本想乘高铁回江苏进行hometown tirp,于是我便一起去车站想送他一下。可不料各种原因之下,车没有赶上,我们一行四人只得“狼狈”地在十一点多乘末班的地铁车从车站回到了学校。可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幸运的赶上了泡泡的葬礼。

起初我并不知道泡泡在前一天不幸毙于Ericka的床上,只是奇怪为什么几天不见平时活蹦乱跳的兔子,在回来的地铁上听到消息的时候真的觉得不愿相信。当我们急匆匆的回到42的时候,正巧Ericka希望为泡泡办一个葬礼,我和睿智姐便与大家一起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向未名湖进发了。

ErickaEthan细心的用酸奶盒子为泡泡做了一个“灵柩”,并把泡泡摆成了四肢交叉的姿势。晚上刚刚下了雨,外边的空气还颇有些冷,一路上除了我们也再见不到一个身影了。几次路过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大家就开始各种调侃和嬉笑。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对大家的笑容真的有一点不理解,因为觉得泡泡跟我们之间日积月累的也有了感情的,于是便忍不住问了ErickaEricka只是淡淡的说:“如果我不笑,可能就会哭了。”

我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每一个表情,其实葬礼为什么不可以很欢乐。

到了未名湖,Ericka让大家把想说的话再最后送给泡泡,我只是说:Bubble is just like another roommate of all of us. 之后Ethan倒了一点酒在“灵柩”上,随即在湖中点燃了泡泡和她的“灵柩”。

闪烁的火光顺着未名的风飘到未名湖中央,岸上的人们开始高歌祝福泡泡。每每我们认为火花被湖水吞没了,火光又重新闪烁了起来,反复三次。我在想泡泡是有多舍不得。火花最终还是消失了的,于是我们一行特地换了一条路回到了42楼。

难忘当晚的场景,闪烁的火花和高歌相拥的人们。

  :Bubble讣告——BY LOCKYOUNG

泡泡,生年不详,卒于2012年4月20日凌晨,死因不详。

祖籍山西大同,近期乘坐火车来到北京大学42楼二楼,并决定长期定居,同时随时变迁住所于各种国籍善良的人的怀抱中。

   泡泡,是充满智慧的,她灵敏地躲过了各种意外袭击,她会记住每一个对她好的人的气息。她是有很多条命的,躲过了突然袭击的门,躲过了跳楼事件……

   她喜欢吃各种水果。

   她的葬礼于2012年4月21日凌晨在未名湖北侧举行,地上的酒是在为她祈福,她在火焰中随着音乐舞蹈,火焰飘到未名湖中央,不肯熄灭。最终,她带着我们对她的爱沉入宁静的湖底。祝她安息。

                                                                                                                   耶鲁计划2012泡泡同志治丧委员会

                                                                                                                             2012年4月21日

我会一直记得,42楼的幸福生活,还有可爱的泡泡。

201154日下午于hometown trip 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