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学院导师漆永祥老师在元培学院12级迎新大会上的发言
2012-09-14

                    在元培学院12级迎新大会上的发言
                          北京大学中文系 漆永祥
                              2012年9月3日
各位新同学、各位老师、各位领导:
     早上好!
     在这金色的九月,北大又迎来了3000多名新同学,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也是一个播种的季节,在我们的校园里,处处充盈着的都是欢悦和新奇。而做为一个教师,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一件极其荣光而又幸运的事情。在此,我谨代表元培学院的导师们,向各位新同学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祝福!也向你们的家长和中学表示衷心的感谢!
     各位新同学!毫无疑问,考入北大,标志着你们的中学时代的辉煌与成功,用时下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因此,在今天的迎新大会上,我就不再用更多的词汇来恭维你们,因为我也对你们羡慕嫉妒恨(北大同学中流传这样一个说法:货真价实的本科生,真假参半的硕士生,假冒伪劣的博士生。很不幸,本人即为后者)。但这也不妨我仍然是一个好学生,因为我的中小学时期我每次考试也能考100分,是语文加算术(数学)两门课加起来100分。我能到北大学习与留校工作,就像骑着毛驴翻山越岭、千辛万苦而来,而你们就像乘着空中客车直降北大。但正因为如此,我会珍惜北大给我的一切,我认为我必须为北大而努力。而你们却会认为北大当然是你的,北大应该为你做出努力。这是两种对待母校不同的心理,而在此不同心理下会对母校的认识出现很大的差别。所以,我愿意送几句告诫你们的话,或许比夸奖和表扬更有必要。
     第一句话就是正确认识北大,认识元培学院。北大之所以成为北大,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三个表征:最好的学生、最好的教师和自由的思想。在上个世纪,说中国最好的教师在北大,这话基本上是对的;说北大是中国思想最活跃最自由的地方,正如鲁迅所说“北大是常为新的”,这也是对的;至于说北大的学生是全中国最好的,那永远是对的。
     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北大是在同平台上相等条件下和兄弟院校竞争,我们在今天已很难说在各个方面全面领先别人,同学们很快就会发现,北大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吃饭要站着吃,宿舍中没空调,银行在排长队,自习要占教室,老师讲课不是个个神采飞扬,师姐师兄们也不个个都是美女帅哥,北大可能和你想像的反差太大甚至完全相反。北大也常常被负面新闻所包围。网上有人说:“北大似乎在吃其百年传统和在中国特殊地位的老本,以及在享受中国崛起为它带来的种种自然好处。北大这些年没为中国带来额外的骄傲。”这些话说真的我们不爱听,但你不得不承认有部分是对的。同时,元培学院是一个建院10年的新兴院系,他和你们一样年轻,元培有着其他院系没有的优势与长处,但也可能会有些地方令你们感到不能适应。所以,从今天起各位就要放飞你想像中的北大和元培,接受和适应现实中的北大和元培。这是我寄予大家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是转变思维,放下身段,重新定位。在高中时期,你们都是各自省市县中学的状元和尖子生,老师、社会和家长都围绕着你们,你们就是太阳。但进入北大以后,如果3000多位同学都认为自己仍然是太阳,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被烤焦,会不会都融化,甚至能不能在一起生存?所以,请各位从即日起,转变思维,放下身段,重新定位。我举例子说,在过去的北京,大白菜是最便宜的蔬菜,5分钱一斤,从今天起你们就想像自己是一颗颗普普通通的大白菜。如果你仍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你可能会一事无成。因为你是不是个人物,要在四年以后甚至四十年以后才能说了算。所以,请学会和人相处,尊重老师,尊重同学,让自己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有新的思维,给自己一个适当的定位,端正自己的心态,你才能真正开始在北大融入新的环境中。
     第三句话是制定一个适合你的目标,并坚定地向目标靠近。高中时期,你的学习与生活都有人替你管理,你的奋斗目标也非常明确。但到了北大,突然没人整天跟在身后管理和提醒,面对各种层次的课程,面对每天来往的总统、政要、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各种头面人物的演讲,在北大强大的气场笼罩下,你可能就会迷失在未名湖、迷失在三角地,迷失在电脑游戏里,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确立一个适合你的新目标。
     我给大家讲两个小故事:各位都知道,佛教是汉末传入中国的,时盛时衰,到了唐末五代,禅宗突然极度兴盛。为什么呢?因为禅宗不要人们读翻译得一塌糊涂文不成句的佛经,而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心向善,即能成佛,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心本澄明,纤毫不染,你就是佛陀。这给贫苦百姓甚至打柴屠狗之人看到了希望,不读佛典就可以成佛,于是人人信佛,禅宗因此大盛。同样有一个相反的例子,中国思想史上,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以后,就是宋明理学,在元明时期一统天下,但到了清代,却衰微不振,用你们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纪昀纪晓岚的话来说,就是理学家对人们的要求是事事绳以虞夏商周,人人成为尧舜周孔,给人们定了一个高高在天上的目标,人们一看反正我努力一生也达不到够不着,所以索性放弃算了。
     这两个例子充分说明了适当目标的重要性。所以,你必须找到你的参照物与坐标系,给自己制定一个适合你的高度的目标,那怕不是太明确但大致的方向感与基本目标。好高骛远就会流于空谈,没有目标则如游魂飘飞。从最基本的目标做起,从自己能够得着的高度做起,你才会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前进。
     第四句话是珍惜机会,学会感恩,志存高远。北大在出国深造、本科生科研、课程选修、研究生推荐等方面,确实有着无数的机会,也正因为如此,许多同学在机会来到的时候,或犹豫不绝,或毫不珍惜。但我要正告各位:你不要以为机会是谁扔在三角地的一枚硬币,你可以一脚踢开,毫无所谓。所谓机会,就是说它不可多得,甚至一生只有一次、两次,如果在三次以上,那就不是机会。那是什么呢?是失误。元培学院为了给你们更大的发展空间,提出了“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的十六字方针,就是尊重同学的兴趣与选择以及个体化差异。但请各位注意:加强基础不是什么都学浅尝辄止,淡化专业不是不要专业,因材施教不是迁就听之任之,分流培养不是满地流水。一定要珍惜元培给你的每一次机会,在未来的一年里,真正找到自己的兴趣之所在,谨慎而严肃地选择你的专业。
     你们来到北大,是踩着你的父母、老师甚至同学的肩膀上来的,因此你要学会感恩。我们今年夏天有个作文大赛,许多同学都写自己高中或者高三生活,大部分同学都是诉苦甚至是控诉,控诉高三过着非人的生活(在韩国高中生中有这样的说法,韩国把人分为三类:男人、女人和高三生。可见他们和你们一样煎熬着。),控诉父母和老师管得太严,控诉中国的中学是如何的糟糕。没有一个同学提到陪自己来参加比赛的父母牺牲了金钱和上班时间,没有提到陪同自己来的老师牺牲了自己的假期。这让我有感到极大的不快。一个人如果不知道感恩,心中只想着自己,就不是一个有健全人格的人。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痛心地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各位,我不希望你们也是这样。
     前面说到要有自己最低的目标,但做为一个北大人,“北大”两个字会深入你的骨髓,伴随你终身。那么,你就得心存高远,做点对得起这两个字的事情,如果一个北大学生只想将来毕业后挣多少钱,买大房子,开豪车,做大官,那便是北大教育的失败。各位知道,这些年来,中央政治局委员多出自清华大学,甚至一度有“大清天下北大荒”的说法。为此,北大也很着急,正在努力培养自己的国家主席、总理、部长、省长等,据说目前省部级官员北大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清华。但是这丝毫没有让我感到欣慰,甚至有些担忧。我认为在今天中国,我们不缺乏主席与总理的人选,而是缺乏文学家、哲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等,尤其缺乏真正懂得经济的经济学家,缺乏敢打仗、能打仗、打胜仗的将军,我希望这些人才就在在坐的各位当中。所以,各位,拜托了!
     各位新同学!一个两门功课加起来考100分的老学生,面对一门课考150分的你们,已经说的很多了,就在这里打住,但愿有一两句对你们有用。最后
     再次祝新同学在北大、在元培学院快乐开心地学习、生活与成长!
     祝你们的父母返程顺利!阖家康宁!
     谢谢大家!